Pages

17 January 2013

請用香蕉說服我


前情提要

進入正題之前,有幾件事情要交代。首先,是關於我自己-這篇文章的立場,是以身為中華民國國民提出的質疑。描述對象包括以下,文化部部長龍應台、立法院和立委們、TVBS 新聞台。我其實很不喜歡作家龍應台,但是那出自於感受上的不喜歡,不喜歡她寫作的口吻和內容,無關是非對錯。昨天文化部部長龍應台說了一些話,我認為其實她沒說錯什麼,但今天在報紙上看到她所遭受的攻擊,因此決定撰寫此文。

對了,順便問一下大家,對於立法院每次都在會期最後一天瘋狂趕進度這件事,有什麼看法?答案僅限是非題,覺得是「正確的」請答「是」,覺得是「錯誤的」請答「否」。如果你的答案跟我一樣是「否」,請問你會不會覺得,這種「錯誤的」事情一直重複發生,如果我們真的就這麼習慣下去,我們難道就不是「錯誤的」嗎?啊,「沒有關係啦」你想的其實和我想的一樣,不然我能怎麼辦?沒關係,我們就這樣繼續「隨他們去吧」下去,這樣好嗎?(好耶~!)


我對總預算的想像

總預算,就是國家要編列那些錢該花費的名目,由各單位規劃編列,並且由一專業單位負責檢核討論,最後送交立法院審核。以上,就是我粗淺的背景知識,毫無專業可言。然後,我也想像著以下的情況,編列預算的人必須很專業,因為他必須具備相關知識以及經驗,去判斷過去花過的錢以及未來要花的錢,哪些部分該繼續編列、哪些部分必須刪減、又哪些部分必須新編列達成新的願景展現;負責檢查的人員必須很專業,他們必須以國家整體的立場,去平衡各部會和單位以自身立場所提出的預算,加以全盤地考量;最後立委根據這些根據各單位辛苦編列的結果,身為人民選出來的代言身分,替人民作最後的把關。

然而,實際上好像是,各單位知道反正最後一定會被砍,所以預算都要超編;負責初步審核的專業委員會(暫且這樣稱呼),跟你審核預算的依據其實跟條目無關,他會告訴你資源怎樣分配其實是各部會角力的現實結果;最後你在立法院看到的是,立法委員確實展現了他們身為政治表演者的狂熱與專業。

反正,都有人想說服你大學教授們沒有報帳專業,我們又如何能夠相信那些立委有審預算的專業?


電視新聞這樣告訴我

昨天(01/16)晚間 TVBS 新聞台政論節目《新聞夜總會》說了一些事情,我作以下的理解。來賓有媒體人、有大學教授(昨天是世新口傳游教授)也有政治人物,雖然節目片尾都會註明來賓立場和該台無關,不過我覺得這句話很無聊,誰管你那麼多,反正我就是從你這台聽來的。

節目上的他們告訴我,審預算要朝野協商,誰提出的?誰不得不配合?台聯黨三名立委,拿出交換條件要國民黨簽字,不然就要杯葛。國民黨有四分之三的席次,明明就是可以展現暴力的多數,結果卻是配合少數三名立委被杯葛,先不管內容,這樣對嗎?光流程就不對了,我們還要期望有什麼對的內容?

該節目又告訴我,有個專業術語叫作「統刪」,大意是,不看細目,大家來喊個價,我們要砍多少?或許是總數,或許是趴數,這個數字決定之後,再拿細目來看怎麼湊到這個講好的數字最方便。你覺得這樣不荒唐嗎?我也很不想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但這是電視節目告訴我的,正好當時來賓當中也有立委。


文化部部長龍應台說了些什麼?

她說「我尊重立法院王院長和教育文化委員會的專業審查,但是無法接受『什麼都不看,閉著眼睛刪』」。她說「最後十分鐘否決前面八個月的工作,我不認為這是一個治理國家的常態。」

(引用來源:聯合報。)


立委們又怎麼說?

對於龍部長「香蕉共和國」一說,國民黨立委陳碧涵說,「台灣沒這麼落後!」廢話,誰不知道,這種鄉民式的回應留給我們說好嗎?搶什麼台詞啊!另外,民進黨立委邱志偉批評龍應台預算亂編,審查預算時又無心捍衛,一天到晚只會耍嘴皮、開「芭樂票」,才是真正的「芭樂部長」。

(引用來源:聯合報。)


香蕉說服了我

我把事情先簡單化,然後根據上述我對總預算的想像,來看龍部長和立委們對立如此明顯的言論,想必有一邊是「正確的」、一邊是「錯誤的」吧?

我覺得龍部長錯在她菜,當官經驗菜逼巴,不懂立法院運作流程,不懂和立委們交朋友,不懂去了解審預算過程的潛規則,把她看到的立委真面目「什麼都不看,閉著眼睛刪」說出來可能造成某種程度上的觀感影響。

而批評龍應台芭樂部長的立委邱志偉你不要想模糊焦點,你要靠北龍應台傲嬌之前,是不是要先解釋一下你們立法院會期最後一天熬夜趕工的習慣?是不是要解釋一下「統刪」這種事情的合理性是什麼?是不是要解釋一下你們立法委員刪預算都不看細目的原因是什麼?

幹!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都是慣例啊操,別人打混你用功你就是白癡,從學校到社會,我想所有人都會這樣告訴你,「累死自己幹嘛啊?吃香蕉啦~」

1 comment:

  1. 答:

    一、否。
    二、不能這樣子繼續下去。
    三、我不想再吃香蕉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