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1 February 2013

理性探討博弈內容 拒絕空泛道德訴求

今日(02.20)聯合報民意論壇刊載〈博弈區爭議/發展博弈 賠光社會價值〉一文,由雙北兩位文化局前局長聯合署名,真的是極盡矯情、噁心之能事,完全沒有營養的發言除了令人大開眼界,實在也好奇聯合報貴版編輯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刊登該文章?因為是兩位文化局前局長寫的,所以優先刊載?還是本文具有值得刊載的專業見解?我當然知道再愚蠢的發言內容,都應該尊重其言論自由,可是以「新聞專業」的觀點來看,本篇文章又有什麼建設性?

以下內容於稍早發表於 JIZU 実全計画 Facebook 粉絲頁,建議先點選文章開頭所附連結,再讀下去。該粉絲頁由我和友人共同經營,歡迎大家參閱其他內容。




01

啊這種事情不就一體兩面,有多少人是做生意結果失敗而傾家蕩產,他沒賭博啊,你怎麼說?

自己不懂風險管理做什麼都一樣悲哀啊,難道你以為不開放賭場這些人就不會傾家蕩產嗎?

還是說胡亂經營傾家蕩產OK、當火山孝子傾家蕩產OK、賭博傾家蕩產歷史共業萬萬不可,這什麼標準?

與其花天酒地或是經營不善到破產,乾脆好好規劃一個區域,讓這些不懂節制的人直接賭到破產,至少還能製造比較多就業機會,可以捧捧(挪抬)當今聖上的 LP 說小人犧牲了自己,幫陛下降低了失業率呢~ ♥

02

「博弈真正能賺錢的,應是賭場業者,受害的是全體國民。」

這不是危言聳聽是什麼?到底「全體」要怎麼受害?換個方式說好了,林森北路的酒店林立,對我會有什麼影響?沒有嘛!那為什麼賭場就會?也有人去酒店玩到傾家蕩產的啊

03

「社會價值觀的改變與淪喪如何統計?新加坡這些付出社會代價的負面數字,卻都被蓄意隱藏!」

對啊,如何統計你說說看啊!沒有辦法統計,那新加坡的「負面數字」你是在指什麼?所以到底要怎麼衡量?真的沒辦法衡量?沒辦法衡量就是無法判斷好壞啊,那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是壞處大於好處呢?都給你說就好了啊

04

「澎湖公投未通過開放博弈業,是澎湖人的智慧 ...... 馬祖人也不願自己的土地成為賭博之鄉以及罪惡的淵藪 ......」

澎湖不通過說人家智慧;馬祖人通過你們自動腦補人家不願意,你當馬祖人跟閱讀這篇文章的人都智障?

05

會賭的不管有沒有博奕區還是會賭,看不到的不代表不存在啊。再者,地下賭局賭更大。兩位前文化局長真的很選擇性發言,完全忽略將賭場視為觀光娛樂的部分,不知道是不是不在位置上了沒人拿著小紀念品過來拜託拜託所以心情不美麗呢ㄎㄎㄎ~

06

「江院長鈞鑒:」、「我們懇請行政院正視本案的嚴重性。」、「企望院長明鑒!」

就是有你們這種噁心嘴臉,形成大家對於公務員噁心的刻板印象!要寫給江院長看,就送去行政院,要寫在報紙上,還署名收件人還敬語,除了噁心矯情耍肉麻之外,還是噁心!呸!

19 February 2013

竹女的寒假指定讀物

我們都知道,同樣的一件事情,從不同的人嘴裡講出來,就會有不同的意義。例如,范揚昱和吳宇豪對同一位女孩說「妳很正欸!」,前者是稱讚,後者是癡漢。又,蘇先生和吳先生都說「馬先生是笨蛋」,前者是說廢話,後者是說真話。

星期日傍晚,我在誠品新竹 SOGO 店看到架上某書,每一本都貼著註明該書為新竹女中寒假指定讀物的貼紙,令我覺得非常新奇。不是因為被指定的書本身,而是對於誠品新竹 SOGO 店告訴我竹女的學生寒假看了什麼書這件事情,真的是不曾體驗過的新奇啊!

我試著把事情往簡單的方向想,誠品是書店,在書上加註「竹女學生今年寒假要讀這本書喔」,意即誠品認為這樣對於書之於商品而言,具有加分效果。既然作為一種行銷操作,那應該就會有行銷對象的設定吧?行銷對象是竹女的學生嗎?當然不是啊,身為竹女的學生,怎麼可能需要誠品提醒她(他)們哪本書是指定讀物呢?

因此,我有一個小小的疑問,誠品新竹 SOGO 店,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想法,認為「竹女學生今年寒假要讀這本書喔」,對於非竹女學生的族群產生提高購買意願的效果呢?

難道你要告訴我,范揚昱買了那本書就是對竹女的稱讚,吳宇豪去買就是癡漢嗎?

6 February 2013

電視廣告總是比節目內容音量較高?

家父自許為理性且對公共事務頗為關心的一份子,就我的經驗判斷,他的資訊來源只有自由時報和特定政論節目。好吧,其實比起沒有閱報習慣也不看政論節目者,這樣確實是還滿關心國家大事的,口頭關心也是關心嘛。

稍早同家父看電視,他突然提及他提過無數次的抱怨,「你不是有在投書報紙嗎?你寫一下電視廣告的音量都比節目內容大聲很多,很困擾啊!」,我說「會嗎?我覺得還好啊。」家父馬上反駁我說哪裡不會,而我們明明就坐在電視前面,我也不懂為什麼他不直接用電視說服我。

先說說當下那個情境我自己腦補的部分:我家是三代同堂,有時看電視時電視前聚集不少人,因此在無論是戲劇類或政論節目,電視音量必須調整至即便有人在聊天交談,仍可以清楚聽到的音量大小。而這樣的音量大小,在播放廣告的時候,由於廣告並不是你想要直接聽到的內容,但因為音量已調整至即使節目進廣告了你想跟身旁人交談,仍然可以清楚聽到廣告內容因此感到被干擾的音量大小,因此這很有可能(就真的只是我的推測)是覺得廣告音量相對比節目內容還要大的原因。

我:「我覺得這是很主觀的問題,而你說的情況其實我沒有太明顯的感受。」

家父:「明明就很明顯,大家都這麼說。我覺得政府應該要想辦法限制這種情況的發生。」

我:「一個是你感興趣的內容,一個是你不想聽到的內容,這樣的判斷不合理。除非你直接拿分貝器測量,或是你現在直接指著電視告訴我哪個段落銜接上落差很大。」(我心想,真要拿政論節目只有人講話的聲音跟大多有音效、配樂的廣告比,感受上是很干擾沒錯,可是真要講「音量」落差很大,我真的很懷疑)

家父:「我耳朵沒有問題,還能夠清楚判斷。」

我:「所以順著你的話,你說的情況我沒有明顯感受,代表我耳朵有問題囉?」

家父:「你這是硬凹,明明大家都說有。」

我:「『大家』是誰?」

家父:「我身旁所有人啊。」

我:「沒有所有人啊,我就沒有這樣說啊。」

家父:「我沒有興趣跟你爭論,你根本是為反對而反對。」

我:「你說有個『情況』要我拿來當作投書主題,然後我詢問你的根據是什麼,你說是根據『你沒問題的耳朵』和『你身旁的大家都這麼說』。我沒辦法相信我自己的耳朵有問題,也沒辦法同意你身旁大家都這麼說因為我就不是,即便如此還希望政府立規定加以管制,管制標準是什麼?只要有人抱怨就是違規?」

家父:「我沒有要說服你。」

我:「你不說服我,還要我幫你寫文章?」

家父:「你不想寫就算了。你只是在硬凹。」

我:「我不一定是對的喔,我只是說有沒有可能是『我是對的,你才是在硬凹』?」

家父:「你是怎樣?我耳朵就沒問題,我自己聽就是這樣啊。」

我:「所以就是我耳朵有問題?我聽的感受就跟你不一樣啊。」

家父:「你自己去拿分貝器來測啊,我怎麼知道要怎麼測。」

我:「你出錢,我就去買。」

然後對話就這樣結束了。他馬的怎麼辦,我現在好想去買分貝器回來玩啊,還是有沒有人要贊助?(無誤)我這人啊,要說我「態度很差」、「講話揪靠北」其實我就真的這樣沒差,可是要說我「硬凹」這點我真的不敢恭維。我通常只是拿著別人的話「為反對而反對」,如果這種行為是「硬凹」,那拿不出正當性的「為贊成而贊成」到底為什麼就不是「硬凹」?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