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6 May 2013

嘴砲也很令人愉悅

01

從四月開始因為忙碌所造成的時間感相對緩慢,五月好不容易到了月中。恰巧好友人帥真好范揚昱四月初入伍服役,沒想到營外也可以體驗到相對於營內所謂的扎扎實實三十天。不過我的精實生活要一直到六月結束啊,至於七月開始會變怎樣也沒什麼想像。算天數不是在算還剩下幾天可以放假,而是在算有哪些事情是今天一定要完成,什麼東西可以暫緩留到下班時間之後處理,之類的。

02

其實縫紉機很酷,可是就也僅止於很酷,那就好像你去賣高級車跟擁有一台自己的高級車,差不多意思吧。可是真要說起來,好像又有點不太一樣。

03

這幾天新聞完全給濫情理盲族群不錯的發洩空間,我只是不懂那些拿在台菲律賓人出氣的人到底在想什麼,你出了什麼氣?你到底出了什麼氣?你知道你的生活範圍碰觸不到兇手,所以就找個型式的關聯性,以本案例而言就是你找不到兇手和菲律賓官方人員出氣,所以就以國籍為連結作為情緒的表達/宣洩對象,這樣到底有什麼意義?

04

那個折琴的父親也莫名其妙,高舉「教育意義」的招牌,我只想問破壞樂器本身到底有什麼正面意義?至於私德部分就沒什麼好說了,他爽就好,沒什麼好撻伐的,這社會本來就沒有規範具有嚴重道德瑕疵之人不能自覺道德高尚啊,就好像你沒有必要去指責自以為很聰明的笨蛋一樣。他令你覺得「很噁心」只是價值觀的衝突,但本身沒有錯,就像每個人心中都會有個標準,低於那個標準你就覺得是難以忍受的荒唐,可是要嘛你是能實質介入,不然說到底也只是說說而已。

05

就只是說說而已,幹嘛不把時間花在對自己比較有正面情緒影響的事情呢?譬如那些很喜歡在新聞下面留言「台灣的記者沒救了」的人,幹嘛不把留言時間拿去看你覺得比較深度的非台灣新聞呢?這樣你不是會過得比較快樂嗎?

好啦,其實有時候嘴砲也很令人愉悅啊ㄏ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