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November 2013

我難過的是我公私不分明脾氣又不好

2011 年的夏天,剛退伍的高中同學說要來我家公司工作,於是替他安排了時間給父親面試。面試之後,父親其實認為他不大適合做業務,一再向我確認,說是自己的朋友,到底覺得他適不適合。我替他好話說盡,於是父親要我轉達即刻錄取請他準備上班之意。過了幾天,他說他的家人還是希望他從事教職,不來上班了。

2012 年十月左右,是他從事教職的第二年,新的學年開學一個多月,某日他提及了他覺得學校環境他不滿意,問說是否能在隔年結束一年聘期之後來我家公司上班。我雖社會經驗貧乏地可以,但仍懂得哪有人應徵工作還提前半年以上採預約制的「請你幫我留個缺好嗎?」的道理,但身為朋友考慮他的規劃考量,倒是提前向自己父親詢問也不是什麼難事。父親聽聞之後,說他面試完之後不來上班也不親自來打招呼,現在說走就走、要回來就回來,這是什麼道理?我再次以身為朋友的立場,向父親替他好話說盡,於是在那陣子便確定他將於 2013 年七月來報到擔任業務一職。

這裡暫且不提他於任職期間工作表現如何,以免模糊焦點,暫且讓我們假設:他從今年七月到職開始,他的工作態度和表現一切非常優秀且令人滿意。

今年十月某日於我和他一同至供應商出差之後,我請他寫一份出差報告,並請他隔週一繳交。他在那個週一的前天晚上,口頭告知我他的離職意願。那個週一,我什麼話都說盡了,甚至最後告訴他,即便要離職,請至少做滿一個時間階段,以不至於這麼難看。最後他仍堅持當月月底離職。離職前請他寫一份交接報告,條列出要交接給我的工作項目,並且寫 email 告知他作為聯絡窗口的客戶他要離職的事情並且副本給我。在十月三十一日他上班的作後一天,我仍沒收到出差報告,上述 email 我也沒看到半封,交接報告也沒寫。他的交接方式是開一個新資料夾,連資料夾名稱都還是「新增資料夾」,夾帶幾個檔案,於下午離下班時間不到三小時之際,花了兩分鐘不到的時間逐一簡述各檔案的內容。

我的想法很簡單,既然他離職了,我也不打算秋後算帳要他陪不是或什麼的,但我真的沒辦法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像以往「非常輕鬆」的朋友態度面對他。在許多事情上,我確實是感到憤怒的,但基於我還當他是朋友,我並不想對他表達我的憤怒,但我實在沒有心情和他在任何事情上開玩笑。於是在某日他於臉書針對我張貼的內容發表很一般地輕鬆帶有調侃的內容後,我當下立刻刪除他臉書好友。他始終不明白我為何感到憤怒,而我只是認為,我並沒有必要委屈自己在不想和他開玩笑地時候裝作若無其事地什麼都沒發生過。

他說他認為工作是工作、朋友是朋友,應該要分清楚,不明白我為何要如此過度反應。我只能說不是我在自豪,我的脾氣真的不太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