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5 December 2014

第三次台北市

01

還在學校念書的時候,不時寫出單篇超過三千字的文章;現在已十二月初,不包含本篇計算今年所有網誌文章字數,仍未滿四千。字數不是重點,但當量不足一定程度,確實可以說是跟沒有一樣。

02

今年選舉選前不斷有一種聲音,大致上是說「不能讓鍵盤/鄉民/網民決定政治」,這種說法除了可笑至極,大概也就是突顯出講出這種話的人,思想是多麼迂腐。什麼時候,發表意見內容的正當性,取決於發言的方式了?

03

正好是十二月的第一天,第三次住進台北市。

第一次是學齡前,聽說是出生後在新竹由祖父母照顧直到幼稚園,一直到幼稚園大班離開台北,因父親前往印尼創業。二是高中畢業後,九三年進入世新大學直到九九年夏天。小時候那次就不談了,那時對台北市的認識就是「看到圓山飯店就是快到家了」,「住在內湖」這樣的認知是懂事後才補足的。大學期間由於學校位於景美,活動範圍大致上可以市民大道以南的台北簡易地劃分。

這次住到了大同區,以往在台北住了六年「民生、民權、民族」三條東西向道路的南北順序不曾記起來過,現在則可以從市民大道開始往北數起長安、南京等。這樣的意義不在於順序上的背誦,而是因生活在其中這些地方的視覺景象以及生活機能,對於自己產生某種意義上的連結。不一定是什麼意義,但我相信生活的經驗就是由這種零碎的感受拼湊而成,並不需要特別透過思考賦予什麼名稱,卻是每天都在感受著。

04

有時候我想著銷售縫紉機超過二十年的父親,真要問他對於縫紉機有什麼想法,在他用什麼文字表達之前,那種由時間堆砌的什麼,雖未能感同身受,但也不至於無法想像。倒是真要說回來,「感同身受」與「試著想像」真有什麼之間可言嘛。

12 September 2014

新手錶和三百的首頁

01

買了新錶,是圖中間那隻 SEIKO(型號:SNDD67P1)。其實我一點都沒有在關注錶,也沒什麼用錶看時間的習慣(甚至連機械錶跟石英錶的差異都懶得去查),更多時候戴錶出門只是不想要手腕空空的。不過真要說從開始看錶直到決定購買,這過程好像又可以寫些什麼,因此。


上一次買錶是 2006 年初的事情,Swatch Irony,當初只是繼高中 Swatch 顏色鮮豔的橡膠錶帶膩了,想說買個金屬錶吧。這支錶的錶戴曾經被壘球砸中、並且咬進我的手腕當中,肉都被壓開了,錶帶卻沒壞。另外也經歷過當兵新訓的單戰,當然後面十個月的樂隊生涯就不是問題了。

簡單來說,很長一段時間我大多抱持著反正這支 Swatch 還會動,也沒特別想買新的錶,直到某年生日(真的想不太起來是哪一年),父親買了 Police 11401J 給我當生日禮物。收到禮物當然很開心,透過這支錶發現,其實我滿喜歡大錶,即使手腕感到重量有些負擔也沒關係。不過這也同時發現,我覺得皮錶帶不能像金屬錶帶用扣的好麻煩、然後我比較喜歡圓錶。那是一種其實之前也完全沒想過自己到底喜不喜歡方錶的感覺,直到真的戴在自己手上才覺得「啊,好像沒這麼喜歡呀」。

以前,偶爾穿全黑(上衣、褲子都是黑色的)就覺得心情不錯,也忘了什麼時候開始(應該某天同時買了三件以上 UNIQLO 素黑 T-SHIRT 那時候)真的達到九成以上時間身上的衣著完全黑色,突然有一天就覺得錶應該也要是黑色的。曾經觀望了 Swatch Rebel 黑色的那隻超過一年以上(說不定超過兩年喔),深深被那黑錶面、黑指針、黑日期、寧可要黑犧牲閱讀性也無所謂的配色吸引,但最終在試戴的時候覺得錶身過薄而瞬間沒了好感。

於是開始在 PCHOME 上面尋找手錶,目標只是鎖定黑錶面、黑(或燻黑)金屬錶帶,其實能選擇的款式就很少了。至於在品牌的部分,其實本來就沒什麼研究,於是乎就很主觀的因為兩個跟錶本身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因素,漸漸地偏好 SEIKO 這個品牌── (1) 日本 (2) 我很討厭用諧音取了個和本來意思毫無關聯的中文名字,即便只是暱稱,例如:CITIZEN/星辰、RADO/雷達,又或者 BMW/寶馬,跟星啊馬啊雷達啊到底有什麼關係啊!喔對,差點忘了 QUANTUM/光藤。最後買到了這支新錶,大概就是以上這樣幾個簡單的原因,當然,最後還要感謝一下介紹熟識的錶店的 Scarlett 學妹。

02

我已經好一陣子覺得吃午餐是一件好累人的事情,因為中午的時候真的好想睡覺。可是不吃飯又不行,要是真的不吃,下午兩、三點過後的精神狀況會更差啊。不過真要說起來,我在上班時間的精神狀況也是很久沒有好過就是了。

03

今年台北市長的選舉真的很有趣,我知道還有馮光遠先生,不過以民調來說,竟然是兩個政治素人在廝殺,真的很有趣。首都的市長可以搞到沒有政治經歷的人在廝殺的局面,應該算得上是世界奇觀就是了?其實我以前對連勝文的印象還不錯,不過隨著他講的話越多,才發現他正人的不可思議,身為新竹市民簡短地來說,就是逗趣吧。竹中大學長加油吧!

算了不談政治了,反正這幾年來大概就是執政黨各種扯,沒有最扯只有更扯。

04

昨天晚上睡前用手機找了網路上幾篇創作小說建議、心得分享文,看到一個非常喜歡的觀念。至今還沒完成過長篇卻一直很想完成的我,很認同強調持續性的觀點──「不要說寫不出東西,一天就算只寫一頁,一年過去也應該有三百多頁。」

27 August 2014

至少不是那麼糟

山崎豐子《不沉的太陽》從三月看到現在終於看完了,不過老實說中間有很一大段時間只是擺在床頭。但不管怎樣,看完了就是。

從去年四月開始賣縫紉機到現在,轉眼間已經是一年又四個月。說到底我也不知道是對工作感到沉悶的關係,或是可以拉到更久之前,也就是當兵之後到退伍,對於把生活上的什麼事情寫下來的能力就退步許多。但總覺得,說這是「能力」又好像怪怪的。

說著說著,又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了,今天也就先這樣吧。至少硬擠出什麼,對自己交差寫了幾個字,真的比什麼都沒寫,感覺上來得好一些些。說真的這不是悲觀的問題,有的時候,在某方面而言,其實也就只能往「至少不是那麼糟」的方向去想。

20 August 2014

www.shijyuhaowu.com 網址啟用

這個當初為了設計作品集網站購買的網域名稱,隨著賣縫紉機之後沒時間再接案,那個網站也停擺了很久。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但是畢竟是以自己(暱稱加上)全名的網址,索性拿來網誌用吧。倒是網誌本身也是許久更新頻率幾近停擺啊。

www.shijyuhaowu.com

以後還煩請大家透過這個網址繼續多多指教,原 blogger 的 jellyvanessa.blogspot.com 還是會自動導過來倒是意外的方便,這樣留在搜尋引擎的索引至少不會斷掉啊。

10 July 2014

我知道這樣很沒用

我知道這樣一直抱怨只會突顯自己是個沒用的人,可是我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真的打從心底感到徬徨和無奈。

11 June 2014

理想化根本是個大帽子

我覺得當你試圖指稱他人的想法是過於理想化的時候,最好你的理由要能說服對方,或至少避免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他人身上。我覺得溝通的過程很重要的是,試圖理解對方的價值觀和你不一樣,而分享你的價值觀。我知道你並沒有惡意,只是當事人感到被冒犯往往對方的惡意也不是必然存在的。

這幾天我也一直不斷思考自己被說理想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到底我覺得我被扣了一個大帽子。我覺得某種程度上,我所身處的環境,大部分的長輩並沒有那種體諒對方心境的想法,當然我不是要求被體諒,而是他們並無做到最根本的「試圖理解你的想法」,而只是不斷地在你片段的敘述當中搶著以他們自己的觀點給予評斷。

說真的,評斷對方並沒有太大的意義,除非在現實上有任何的因素使得對方必須完全按照你的指示去做,不然最後只是淪為沒有意義的說教。當然說教也不是不好,但說教本身是,你的出發點是所謂試著讓對方朝好的方向前去,而不是朝「你」的方向前去。

某種程度上,你也算是長輩,在各方面經歷上,相對於我也是喊你叔叔/大哥/學長,這樣的稱謂。我也並無挑戰你的意思,更甚者,其實我也感謝你讓我有這幾天這些的思考。我不認為我的顧慮有什麼不對,我承認是相對保守,但說我是一個過分理想化的人,以我目前當下的生活狀態,我可真感受不到我是朝著恣意妄為的方向走著。也許在你看來,那程度上和我自己所認知的有些落差,但到底我感到對於我的身分,我是在所謂的現實因素下作出不小的、所謂「認命」這方面的思考和抉擇。即使你認為我目前為止這樣根本微不足道也無所謂,但對於我自己的狀態,我自己的感受比誰都還重要吧?當然也比你那令我感受責難大於建議的指導還重要。

我暫且不跟你爭論,到底人活著,心中保有一份理想,或至少對於某些事物保持著理想性的憧憬,是否妥當。如果某些得失在人生中是必然的,以下的想法,請你也不妨聽看看,以你四十以上、我三十未滿的年紀-

你或許以你所已經擁有的那些、而我尚未有的,足以作為我的指導依據,但你是否有想過,關於那些你已經失去而我尚未失去的那個部分呢?

26 May 2014

密度很高的路燈

凌晨兩點半,進家門前順手拍的,然後繼續工作。

15 May 2014

好與不好之外

每天都有好多想說的話,卻不知從何說起。

我不是開著電腦對著可以輸入文字的地方發呆,就是對著日記本發呆,每天至少半個小時。也不是非得寫下什麼不可,但就是做不到不問自己為什麼。

說是「出口」,未免消極,畢竟活著絕對不是僅求宣洩。倒是那個方向,還是得自問走對了嗎?心裡的踏實感,是無法欺騙自己的,當然將被動地面對任何事物作為一種人生觀也是不少人的選擇,但至少我做不到。

自己踏入社會的資歷還嫩得很,在這階段我很驚奇地初次體會到,原來無暇顧及方向的思索、當務之急是想尋找宣洩的出口,是這樣的滋味。

以上,大概是在好與不好之外,我試著找些文字描述自己近期的概況。

9 May 2014

不說出來就不能解決的事情

這個星期一生平第一次去看心理醫生,也是第一次吃了安眠藥那種東西。過了幾天,其實自己覺得事情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是說是不嚴重也不是那麼地不嚴重。工作啊、壓力大啊、睡不著,怎麼著感覺也是得撐著,總不能說人活著就不工作了。至於細節的問題,也不是適合在這邊暢所欲言,更重要的是不是說出來就能解決的。

不說出來就不能解決的事情,是說出來也不能解決的?嗯。

28 April 2014

發生在台北的兩件BMW小事情

今天走在台北市政府後方的人行道上,和吳政達經過一台裝有後擾流尾翼(我習慣稱「小鴨尾」)的 BMW 528i (F10)。我說「你剛剛有看到嗎?我覺得那個還滿好看的。」不過因為我們兩人已經走經過那台車了,回頭從車頭的方向看過去當然是看不到。於是我說「好吧,那個還滿不常見的。」結果走到誠品信義前的路口,來了兩台 5 和一台 3 都有裝……(且那兩台 5 都換裝黑腎型水箱護罩)。

晚上和女友吃完晚餐之後,正好有 Costco 的待買清單,於是決定去汐止店走走。在樓上的停車場停好車,即將走到入口之處,眼角餘光瞄到一台 BMW X6(最近看到 BMW 任何款式都會多看幾眼),看到車牌覺得很驚訝,因為是第二次看到它了。畢竟一台 X6 車牌是 66-66XX(很多 6啊)滿顯眼的,第一次看到是它跟在經過家門口的垃圾車後面。

好久沒上傳圖片到相簿再安插到網誌裡,怎麼這麼生疏啊。

21 April 2014

閱讀和黑色

01

從去年四月開始在父親的公司工作,一年了。一直在想,這一年,自己到底改變了什麼。當然並不是說到了這個月,突然間地因為「一年」才開始去思考,而是在過去一年中,不斷地三個月、半年、快一年了等,各種階段地去想,但不得不說至今日為止,工作上簡直是混亂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自己的心境還是非常雜亂。

我不太想給自己什麼藉口,畢竟怎麼說即使是自己父親的公司,最終還是自己的選擇,既然是自己的選擇就沒什麼好抱怨的。因此,只能不斷地想著用各種方法,試著去建立自己正確的心態。

回到比較生活的部分,似乎因為疲倦的關係,放掉很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暫且稱作是興趣吧。書店買回來的小說起碼堆著將近二十本還沒閱讀,比起之前有著一定頻率的閱讀速度,似乎也導致思考上的貧乏。

這幾天試著即便時間再零散,也要拿起手邊的書本閱讀幾頁,不只是閱讀本身,似乎在心境上也有些比較平穩的感覺。

02

今年二月家裡把開了十年多的 Nissan Cefiro A33 換掉了,先不講新的 BMW 520d 如何,最近在路上看到同款的黑色 Cefiro 不禁在心裡想著,要不是家裡的舊車是香檳金而是黑色,說不定會勸父親不如再多開個五萬公里也好啊。

這段不是想講車,只是想講我很喜歡黑色。

4 April 2014

擦眼鏡不要抹鏡片

現在這副眼鏡,是退伍後配的,光是用想的還真的想不起來大概是什麼時候。當然還記得自己是民國一百年九月退伍的,也記得前一副眼鏡一些大概的事情。話才這麼說,現在卻有點不太肯定是大三那年還是大四配的,記得是在新店耕莘醫院對面的眼鏡行,卻不記得是還住在景美的大三,還是已經搬去新店的大四。還記得當初配眼鏡時店員保證不會掉漆的黑色鏡框,最後因為部分掉漆露出銀色的裸色,不得不勉強拿美工刀將正面的黑色漆全部刮掉。

如標題所說,眼鏡戴久了,上面總是許多刮痕,直到換了這副眼鏡,養成了一個之前不曾有過的清潔習慣,或許沒什麼大不了,不過還是說出來,至少讓沒有和我這樣做過的人可以試試看。

其實不要有刮痕的方式很簡單,就是絕對不要用任何材質的東西(包括拭鏡布)擦拭眼鏡,確切來說就是不要塗抹鏡片表面。清潔方式為先沖水,接著塗抹肥皂或洗手乳,再用水沖乾淨之後,稍微甩幾下讓鏡片上殘留的水滴少一些,最後用衛生紙或餐巾紙輕壓鏡片表面將水分吸乾即可。

我覺得這當中比較需要克服的地方是,在外眼鏡臨時髒掉,會很難克制臨時拿衣角作擦拭,如果真有這樣的壞習慣真的要改掉。如果在外真的很趕,至少找到水可以稍微沖洗鏡片,稍微把上面的水甩掉就好。

總而言之,不要抹鏡片就是了。

總而言之,寫點什麼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