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April 2014

發生在台北的兩件BMW小事情

今天走在台北市政府後方的人行道上,和吳政達經過一台裝有後擾流尾翼(我習慣稱「小鴨尾」)的 BMW 528i (F10)。我說「你剛剛有看到嗎?我覺得那個還滿好看的。」不過因為我們兩人已經走經過那台車了,回頭從車頭的方向看過去當然是看不到。於是我說「好吧,那個還滿不常見的。」結果走到誠品信義前的路口,來了兩台 5 和一台 3 都有裝……(且那兩台 5 都換裝黑腎型水箱護罩)。

晚上和女友吃完晚餐之後,正好有 Costco 的待買清單,於是決定去汐止店走走。在樓上的停車場停好車,即將走到入口之處,眼角餘光瞄到一台 BMW X6(最近看到 BMW 任何款式都會多看幾眼),看到車牌覺得很驚訝,因為是第二次看到它了。畢竟一台 X6 車牌是 66-66XX(很多 6啊)滿顯眼的,第一次看到是它跟在經過家門口的垃圾車後面。

好久沒上傳圖片到相簿再安插到網誌裡,怎麼這麼生疏啊。

21 April 2014

閱讀和黑色

01

從去年四月開始在父親的公司工作,一年了。一直在想,這一年,自己到底改變了什麼。當然並不是說到了這個月,突然間地因為「一年」才開始去思考,而是在過去一年中,不斷地三個月、半年、快一年了等,各種階段地去想,但不得不說至今日為止,工作上簡直是混亂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自己的心境還是非常雜亂。

我不太想給自己什麼藉口,畢竟怎麼說即使是自己父親的公司,最終還是自己的選擇,既然是自己的選擇就沒什麼好抱怨的。因此,只能不斷地想著用各種方法,試著去建立自己正確的心態。

回到比較生活的部分,似乎因為疲倦的關係,放掉很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暫且稱作是興趣吧。書店買回來的小說起碼堆著將近二十本還沒閱讀,比起之前有著一定頻率的閱讀速度,似乎也導致思考上的貧乏。

這幾天試著即便時間再零散,也要拿起手邊的書本閱讀幾頁,不只是閱讀本身,似乎在心境上也有些比較平穩的感覺。

02

今年二月家裡把開了十年多的 Nissan Cefiro A33 換掉了,先不講新的 BMW 520d 如何,最近在路上看到同款的黑色 Cefiro 不禁在心裡想著,要不是家裡的舊車是香檳金而是黑色,說不定會勸父親不如再多開個五萬公里也好啊。

這段不是想講車,只是想講我很喜歡黑色。

4 April 2014

擦眼鏡不要抹鏡片

現在這副眼鏡,是退伍後配的,光是用想的還真的想不起來大概是什麼時候。當然還記得自己是民國一百年九月退伍的,也記得前一副眼鏡一些大概的事情。話才這麼說,現在卻有點不太肯定是大三那年還是大四配的,記得是在新店耕莘醫院對面的眼鏡行,卻不記得是還住在景美的大三,還是已經搬去新店的大四。還記得當初配眼鏡時店員保證不會掉漆的黑色鏡框,最後因為部分掉漆露出銀色的裸色,不得不勉強拿美工刀將正面的黑色漆全部刮掉。

如標題所說,眼鏡戴久了,上面總是許多刮痕,直到換了這副眼鏡,養成了一個之前不曾有過的清潔習慣,或許沒什麼大不了,不過還是說出來,至少讓沒有和我這樣做過的人可以試試看。

其實不要有刮痕的方式很簡單,就是絕對不要用任何材質的東西(包括拭鏡布)擦拭眼鏡,確切來說就是不要塗抹鏡片表面。清潔方式為先沖水,接著塗抹肥皂或洗手乳,再用水沖乾淨之後,稍微甩幾下讓鏡片上殘留的水滴少一些,最後用衛生紙或餐巾紙輕壓鏡片表面將水分吸乾即可。

我覺得這當中比較需要克服的地方是,在外眼鏡臨時髒掉,會很難克制臨時拿衣角作擦拭,如果真有這樣的壞習慣真的要改掉。如果在外真的很趕,至少找到水可以稍微沖洗鏡片,稍微把上面的水甩掉就好。

總而言之,不要抹鏡片就是了。

總而言之,寫點什麼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