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6 May 2014

密度很高的路燈

凌晨兩點半,進家門前順手拍的,然後繼續工作。

15 May 2014

好與不好之外

每天都有好多想說的話,卻不知從何說起。

我不是開著電腦對著可以輸入文字的地方發呆,就是對著日記本發呆,每天至少半個小時。也不是非得寫下什麼不可,但就是做不到不問自己為什麼。

說是「出口」,未免消極,畢竟活著絕對不是僅求宣洩。倒是那個方向,還是得自問走對了嗎?心裡的踏實感,是無法欺騙自己的,當然將被動地面對任何事物作為一種人生觀也是不少人的選擇,但至少我做不到。

自己踏入社會的資歷還嫩得很,在這階段我很驚奇地初次體會到,原來無暇顧及方向的思索、當務之急是想尋找宣洩的出口,是這樣的滋味。

以上,大概是在好與不好之外,我試著找些文字描述自己近期的概況。

9 May 2014

不說出來就不能解決的事情

這個星期一生平第一次去看心理醫生,也是第一次吃了安眠藥那種東西。過了幾天,其實自己覺得事情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是說是不嚴重也不是那麼地不嚴重。工作啊、壓力大啊、睡不著,怎麼著感覺也是得撐著,總不能說人活著就不工作了。至於細節的問題,也不是適合在這邊暢所欲言,更重要的是不是說出來就能解決的。

不說出來就不能解決的事情,是說出來也不能解決的?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