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1 June 2014

理想化根本是個大帽子

我覺得當你試圖指稱他人的想法是過於理想化的時候,最好你的理由要能說服對方,或至少避免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他人身上。我覺得溝通的過程很重要的是,試圖理解對方的價值觀和你不一樣,而分享你的價值觀。我知道你並沒有惡意,只是當事人感到被冒犯往往對方的惡意也不是必然存在的。

這幾天我也一直不斷思考自己被說理想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到底我覺得我被扣了一個大帽子。我覺得某種程度上,我所身處的環境,大部分的長輩並沒有那種體諒對方心境的想法,當然我不是要求被體諒,而是他們並無做到最根本的「試圖理解你的想法」,而只是不斷地在你片段的敘述當中搶著以他們自己的觀點給予評斷。

說真的,評斷對方並沒有太大的意義,除非在現實上有任何的因素使得對方必須完全按照你的指示去做,不然最後只是淪為沒有意義的說教。當然說教也不是不好,但說教本身是,你的出發點是所謂試著讓對方朝好的方向前去,而不是朝「你」的方向前去。

某種程度上,你也算是長輩,在各方面經歷上,相對於我也是喊你叔叔/大哥/學長,這樣的稱謂。我也並無挑戰你的意思,更甚者,其實我也感謝你讓我有這幾天這些的思考。我不認為我的顧慮有什麼不對,我承認是相對保守,但說我是一個過分理想化的人,以我目前當下的生活狀態,我可真感受不到我是朝著恣意妄為的方向走著。也許在你看來,那程度上和我自己所認知的有些落差,但到底我感到對於我的身分,我是在所謂的現實因素下作出不小的、所謂「認命」這方面的思考和抉擇。即使你認為我目前為止這樣根本微不足道也無所謂,但對於我自己的狀態,我自己的感受比誰都還重要吧?當然也比你那令我感受責難大於建議的指導還重要。

我暫且不跟你爭論,到底人活著,心中保有一份理想,或至少對於某些事物保持著理想性的憧憬,是否妥當。如果某些得失在人生中是必然的,以下的想法,請你也不妨聽看看,以你四十以上、我三十未滿的年紀-

你或許以你所已經擁有的那些、而我尚未有的,足以作為我的指導依據,但你是否有想過,關於那些你已經失去而我尚未失去的那個部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