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5 December 2014

第三次台北市

01

還在學校念書的時候,不時寫出單篇超過三千字的文章;現在已十二月初,不包含本篇計算今年所有網誌文章字數,仍未滿四千。字數不是重點,但當量不足一定程度,確實可以說是跟沒有一樣。

02

今年選舉選前不斷有一種聲音,大致上是說「不能讓鍵盤/鄉民/網民決定政治」,這種說法除了可笑至極,大概也就是突顯出講出這種話的人,思想是多麼迂腐。什麼時候,發表意見內容的正當性,取決於發言的方式了?

03

正好是十二月的第一天,第三次住進台北市。

第一次是學齡前,聽說是出生後在新竹由祖父母照顧直到幼稚園,一直到幼稚園大班離開台北,因父親前往印尼創業。二是高中畢業後,九三年進入世新大學直到九九年夏天。小時候那次就不談了,那時對台北市的認識就是「看到圓山飯店就是快到家了」,「住在內湖」這樣的認知是懂事後才補足的。大學期間由於學校位於景美,活動範圍大致上可以市民大道以南的台北簡易地劃分。

這次住到了大同區,以往在台北住了六年「民生、民權、民族」三條東西向道路的南北順序不曾記起來過,現在則可以從市民大道開始往北數起長安、南京等。這樣的意義不在於順序上的背誦,而是因生活在其中這些地方的視覺景象以及生活機能,對於自己產生某種意義上的連結。不一定是什麼意義,但我相信生活的經驗就是由這種零碎的感受拼湊而成,並不需要特別透過思考賦予什麼名稱,卻是每天都在感受著。

04

有時候我想著銷售縫紉機超過二十年的父親,真要問他對於縫紉機有什麼想法,在他用什麼文字表達之前,那種由時間堆砌的什麼,雖未能感同身受,但也不至於無法想像。倒是真要說回來,「感同身受」與「試著想像」真有什麼之間可言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