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7 December 2015

2016 桌上型月曆圖檔下載


點選上圖下載檔案

如果什麼說明都不想閱讀,直接點選上圖,就可以下載到如標題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不能保證和你預期的一樣就是了。



單張預覽圖


說明 1:壓縮檔內總共有 1~12 月,PSD 和 JPEG 兩種格式,共 24 個檔案。規格是 21 x 14.8 公分。版權沒有,連封面都沒有,請隨意利用。

說明 2:四個角落的標線是裁切線,上緣三個孔是裝訂用,實際應用方法請參考三年前的這篇文章。如果想要移除那個線,PSD 裡的圖層名稱為 "guide"。如果電腦沒有安裝相關軟體,請用白色覆蓋,背景不是什麼看起來很像白色但實際上不是白色的顏色。

說明 3:檔案裡的月份和星期皆為印尼文。印尼的國定假日在 PSD 檔案裡有保留,在 "holiday" 資料夾裡面,真的有需要的請自行開啟,如果你真的有做這個動作請讓我知道真的有人願意這麼做。



公司月曆完成圖


為了找出三年前文章的連結作為手作示範,真是懷念當時那種吃飽沒事幹的悠哉,那篇文章的時間點大概是退伍一年左右,就是一種覺得手作是件很充實的事情的那個時候(我沒有別的意思,請勿過度聯想)。身為 MUJI 控又同時是 Helvetica 控,雖然很想買 MUJI 的月曆系列產品,但又覺得拿日本的月曆來台灣賣也太坑錢了吧我才不會上當,不如就自己作吧。結果我今年跑去買了 MUJI 2016 手帳,用得很開心,但其實也才用了一個星期畢竟是從今年的 12/1 開始的。然後就自己頭殼燒去,自己無聊用印表機印一印還不滿足,跑去跟父親提議公司的月曆也給我作吧,從此開啟了至今為止每年的九月、十月就是噁心的脫稿季節,農曆、節氣一天一天標上去不說,還有分別標上中華民國、印尼和柬埔寨的國定假日,最後只能當成修身養性但是很傷眼睛。

重點:農曆一天一天地標上去真的很修身養性。

11 November 2015

寫了再寫

要寫,首先要問的是寫什麼。很籠統地說,很早很早開始,是為了打發時間。高中的時候,不論是路上別人發給你的、或是隔天到學校就已經擺在桌上的,很容易取得補習班那種廉價影印的傳單,而且通常不是白色的。到現在還是想不透,我們的文化到底對於白紙到底有什麼偏見,以至於即便追求最低成本的傳單,寧可選擇那種淺紅或黃藍綠等非白色的紙張。課堂中不聽課,我不愛畫圖(其實曾經喜歡畫過,但後來怎麼不再喜歡畫又是另一個故事),所以總是寫著沒什麼意義的文字,把傳單背面寫滿。

那是一個莫名的成就感,莫名到其實也不太確定把那種感覺稱作成就感妥適與否。那種用(不論是否有意義的)文字把版面塞滿的追求,隨著網誌(或者你比較習慣稱為部落格)的出現,轉換到網際網路的介面。寫著寫著就這麼寫了幾年,變成心裡一直想著總要寫個什麼弄成一本書。是否出版是一回事,老實說到現在為止,就算是用印表機一張一張印出來也無所謂,有足夠的篇幅裝訂(釘書機也好或是影印店膠裝)成以本為單位,怎麼著一直想把這件事情完成變成很根深蒂固的想法。投稿過學校的文學獎、或入選或根本結構鬆散因為太慢開始寫隨便就丟出去廢話當然就沒有下文、或投書過報紙覺得稿費或多或少但有錢拿就是爽,但這些真的都是其次,最在意的還是,寫出一本書。

要寫,到底要問的是寫什麼。曾經有個機會我很接近可以寫個一本,然後根據學制只要審核完成就可以放到國家圖書館,換句話說我碩士班沒唸完。我想過很多主題,大部分是故事性質,(根據我的想像)是比較文學性質的那種,不過總是隨著不同的生活階段,不曾把擬定到一定程度的主題作為生活當中最優先處理的順序。因此為了自我安慰,還是最低限度地不時發個(發文頻率持續走低的)網誌文章以及寫日記,甚至為了寫的方便性,今年四月買了現在這台筆電。再一次的自我安慰,筆電的方便性讓不斷走低的寫的頻率終於見底反彈。

上個星期某天下班後,我們同事暨好友共三人暫稱寫作會的一個型式,草草地展開了第一次會議。晚餐後的兩個小時,既然決定要寫,還是不得不問的是,寫什麼。我也不好說接著是否會問出個什麼所以然,不過與其說這問題還真的問不膩,不如說就是想不膩地要寫。到底,

要寫,寫什麼?

2 October 2015

稍微替別人著想一下取得共識應該就不會這麼困難

01

現在工作對比於以前在學的時候,在寫網誌上有很明顯的對比:在學時環境相對單純許多,有較多的時間對於特定事物做比較多思考上的描述,卻不一定是實際的經驗;而現在需要在工作上花上較多的時間,實際經驗上累積許多可直接描述的內容,有時想想其實省下的思考時間也不一定會壓縮掉這麼多花在書寫上的時間。但就目前網誌篇幅/時間單位的值極低的情況下,我認為是一種,還沒找到一個自己習慣上的書寫方法。

作為中秋連假後的這篇,上上一篇竟是端午,如果自許網誌作為一種生活的記錄,也未免太壓縮了時間單位。當然現實中當然不是如此,就剛過了四分之三的今年對自己而言,經歷的事情對自己影響的程度,實在不是用足以想像的篇幅所能夠描述。不過又說回來,難免會有這種盲點的是,當想著「過去這一年好像是人生至目前為止影響自己最多的一段時間」,事實上也只是「因為再更之前的事情因為時間距離所以記憶相對模糊嘛」。

02

找方法,是把事情更容易完成。事情更容易完成,是對於所有參與其中的人,不是單方面。有些人總喜歡找單方面對自己好的方法,因而理直氣壯,然後接著提高自己的正當性,若方法不是他主觀上認為的最好,就是參與其中的其他人的不是。這種人總是忽視事情運作的方向,是要追求所有涉入其中的參與者,最大好處的交集。

所謂的共識,是包含很多客觀條件的。欸,其實我只是想試著描述,自以為是的那種人,為什麼可以如此地覺得世界是繞著他們轉的。

03

這幾天看到電視廣告上 BMW 新款的 X1,外型意外地好看。捨棄了前一代的後輪驅動改為前輪驅動(Mercedes-Benz GLA 相逼所致?),但外型上的改變真的有煥然一新的感覺。對比之前十分好奇的 7 Series,反而有種強烈的對比,尤其是車頭以及尾燈造型上,X1 似乎更平衡地詮釋了 BMW 的家族外觀。期待在旗艦房車上看到的渾圓大器的尾燈造型,並無在 7 Series 上看到,反而是 X1 更令人容易聯想到 X6 那優美的尾燈輪廓;而 7 Series 大面積地和雙腎型水箱護罩連接,不但未能增添車頭整體造型上的美感,反而令人覺得是順著邊框走而缺乏線條設計的結果。

只是主觀感受上的描述,畢竟這種東西只能主觀,以上。

31 August 2015

倒也不至於光鮮亮麗

因為工作的關係,閱讀進度換滿到幾近沒有的程度,即便如此,還是在前幾天將村上春樹《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讀完了。每讀完一本,總是會在心裡暗自慶幸自己還保有閱讀的習慣,即便這習慣以日常生活時間百分比已小得不能再小。「因為工作的關係」這種東西不能是藉口,而是一種反省的出發點。

說到底,總是得要求自己不能因為工作的關係,或停止閱讀、或停止運動、或停止寫作、或停止任何其實你不希望在你生涯當中停止下來的任何事情。當然,包括練習樂器。雖然佔據日常生活時間百分比已小得不能再小,尚有一絲氣息,就不是停歇。

要說是苟延殘喘,似乎又沒那麼狼狽,又要說沒那麼狼狽,倒也不至於光鮮亮麗。

24 June 2015

端午後的兩個鍵盤

01

上個星期六端午節,是生平第一次立蛋,可能運氣好吧挑了一個好立的。稍微回想一下,似乎以往都是在中午過後看到新聞才會想到「對齁,今天是端午節,中午忘了來試試看。」端午作為大節之一,其實大多時是在即將來臨之際,家裡開始忙包粽子,倒是今年母親也沒有包粽子,反而是收到二阿姨從東港寄來的 80 顆冷凍快遞,那重量令人難忘。至於那粽子如何塞入扁平的抽屜式冷凍庫,又是另一回事。


時常會想起祖母生前的粽子,份量之大,務必是要拿碗公才能裝得下。印象祖父和父親等人總是會說「拿碗公其實也裝不太下」,總是徒手值接吃。如同母親所說,新竹的粽子根本就是包餡油飯,雖今年只有吃到南部粽,但是祖母的粽子仍是記憶深刻。

02

桌機的 Filco 青軸要命吵雜的喀拉喀拉魂具體實踐,習慣後在使用蘋果筆電的薄型鍵盤,總是會過度施力失去這本來應該是可以很省力使用的本意。當初購買筆電的考量除了滿足至少每個週末攜帶的需求之外,預期希望透過 Evernote 增加雜記(包含自己看的日記和網誌)的頻率也確實地落實,多少為此感到落實的成就感。有的時候,每天生活的過程,重要的事情之一,不就是去執行那些自己預期要執行的事情嘛。

03

買了好一陣子伊坂幸太郎《摩登時代》終於開始閱讀,有一種想起之前那個「對啊,他是這種把文字弄得很電影化的作家嘛」的熟悉感。不過書背上描述這本是接在其前作《魔王》時間設定後的世界,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書架上曾經閱讀過的那本裡面到底在想什麼,倒是還記得當初那本是拼拼湊湊地硬看完的。所以想不太起來,好像也不是太意外。以前有一段時間,是可以很清楚地記得讀過的幾本小說大概內容為何,說要是記性變差也不至於,倒是閱讀頻率地減少導致聯想的連帶內容變少我覺得比較可能是這樣。到底是不是,其實無所謂,反正就再繼續讀。

2 June 2015

半年註記

01

寫網誌的原因之一,作為生活的記錄。記錄的方法有很多種,例如有許多人喜歡在不同的地方自拍,我總是想著那樣的人是否會在日後看照片的時候,在整張照片構圖中除了自己以為比例低得可憐的背景中,不確定地回想著這到底在哪拍的。當然手機自動在相片的 meta 裡面寫入座標資訊是很管用的,到底問題是,真的這麼喜歡看自己的照片嗎?這真的是個疑問。不過,話扯遠了,以上的破題,其實只是要作為以下時間註記的引言。

現在的公司,大約是去年八月開始有朝著確定性的方向開始討論,接著如火如荼地籌備以硬體為主的部分,十二月一日正式上班,至今正好滿半年。半年了,說長短,只是相對。但無論如何,總是一個作為時間單位的整數(半年可以算吧?)的階段。細節如何,往後可有得說的。

02

自有了跑步習慣之後,上個月首次整整一個月完全沒跑的情況。開始頻繁前往高爾夫練習場所造成的排擠。看看吧,或許明天去跑,大安森林公園是個騎車前往還算是有動力的地方,綜合距離、跑步環境等因素而言。

03

本來想繼續寫下去,礙於實在想睡覺的因素,還是就這樣停住。花些時間在睡前閱讀一下,這也是許多停滯的習慣之一。時間真的很有限,雖然閱讀的速度大不如前,不是什麼好現象,倒是最近以來在組裝模型車以及高爾夫球這兩件事情,在時間頻率上對自己而言堪稱興趣來說,起碼不是讓時間不知所以地渡過,多少感到一些還有個低標的感覺。

28 April 2015

開著 R34 去基隆港(誤)

01

今天(星期一)因為客戶很趕的關係,不得不在來不及整批貨派車拉進倉儲,只好先和貨車司機前去基隆港把客戶趕的貨挑出來。基隆港欸,本來還以為導航是不是搞錯了,怎麼是走國道三號,這也才知道原來國道三號起點是這樣直接接往基隆港。不知道在船務文件上寫了幾次的基隆港,真的親自到了現場,還真是不免感到壯觀,一個又一個的貨櫃還真的是被吊來吊去,雖然心裡知道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子,心裡還是難免驚訝「還真的是這樣子啊」。無論如何,重要的是結果貨是及時送到客人手上了。

02

國中時跟著流行玩軌道車,不過沒多久就發現自己並不熱衷於讓車子跑起來,反而最後將軌道車當模型車玩。當時也曾經買過 Aston Martin DB9,但是礙於零用錢有限,最近才知道完全不上漆地組裝叫做「素組」。而後上了高中,因國中同學詢問是否有特定色號的漆可借,便把塵封好一陣子的工具箱整組送人了,當時膠水都放到乾掉了。待上了大學,一直想著改天找機會再把工具備齊,好好地按照組裝說明要求,確實地組好一台模型車,但這個想法就這麼一直耽擱到今年了。(時間軸備註:我是民國 97 年大學畢業)


今年年初,是范揚昱提起他有組兩輪模型的想法,可是看起來似乎要先找汽車練習。這倒也讓我踏進明明就開在我家隔壁、之前卻不曾走進去過的堂叔的玩具店。一、兩個月前(好像吧?)我們先各自挑了一台車,范挑了 Nissan R34 GT-R Z-Tune,我則是在猶豫許久過後決定捨 Toyota 86 選了 Subaru BRZ,最後的抉擇點我沒記錯好像是車頭燈的排列差異。直到上個星期,終於先翻開了 R34 的說明書,抄下漆號,於周末將顏料和堂叔買齊。在今天下班後,再到太原路一帶,把缺的工具,再補齊。

終於,這個「好好組一台汽車模型」的想法,從高中算起超過十年的懸念,在今天終於執行了。毫無意外地,兩個新手的第一個工作日,進度慘不忍睹不說,三個小時過去了我兩個煞車碟還沒塗好,范揚昱更非常有闖禍精神地,將其中一罐銀色顏料在桌上打翻。還好拿來墊桌子的傳單不大吸水,最後還是回收了不少。

03

另一個「終於」。今天趁著去中國信託補換存摺之際,也送出了中信無印良品御璽卡的申請書。黑色卡片根本阿緒。

23 April 2015

正確的縫紉機

01

去年十二月到現在時間也不算短,從那個時間點算起這是第四篇網誌,那是一個型式上的分水嶺,不過實際在心裡產生什麼確實的意義,是在那之後到今天之間整段時間的累積。新公司的籌備從討論開始,大概是去年八月左右,一直到十二月一日大家開始正式上班,從心裡想著、猜著「應該是這麼一回事吧」,直至所謂的踏實感逐漸地累積,終於有些適應看著統一發票章上自己的姓名。

在那陣「好像不太確定自己到底該做些什麼」的階段,我大概也只是想著「那就想著盡量去做一些所謂正確的事情就對了吧」這樣,然後邊提醒著自己「正確的事情要是因為被忽略了而沒去做也是異種錯誤呀」。說真的,「錯誤的事情」可以說很容易發生,卻又不太容易發生,因為「正確的事情」要是不夠精確很容易成為錯誤,而有些明顯的「錯誤」卻又是那麼明顯。如果對於自己生活的任何片段,努力去執行一些正確的事情,確實能夠減少不少錯誤的產生。至於修正的部分,盡量不要成為自以為是那樣的情況吧。

02

欸,怎麼會有人問代理商「你們有規範經銷商的販賣價格嗎?」這種問題啊?我想各行都有行規,不管成文還不成文的,不過如果把這種情況歸類到行規的範疇,到底是貶低「行規」這個範疇,還是把涉及行規的所有人當成白癡嘛。世界上有一種愚蠢,是你真的不知道除了愚蠢本身你還能怎麼形容它的那種。

說真的,如果哪天有機會把上述的真實人物全部取好替代的名字,還真是一個不錯的題材。只是擔心到時候劇情會太假,世界上怎麼可能有人這麼愚蠢啊!所謂的現實啊,確實是不斷地超乎預期地超乎預期。

03

我現在的工作,同時要尋找想賣縫紉機的人,和想買縫紉機的人。先別說這個了,你聽過 JUKI 嗎?

13 March 2015

考慮許久的鍵盤和筆記本

01

月初新買了 Filco 青軸的機械式鍵盤,考慮至少一年以上。大概是這樣,某天高中同學張推薦,又某次在光華商場那一帶的店家試壓過。當時並無特別想到好打/不好打的問題,只是單純覺得特別。去年(還是前年?)德國表弟 Fabian 來台,買了一組 Ducky,真的開打字軟體來試敲才真的體會到,好打。從那時候起,就決定好款式了。雖然青軸真的滿吵,不過清脆的手感還是會令人想厚著臉皮地親身實踐所謂的──喀啦喀啦魂。

前一把鍵盤是遊戲鍵盤 Microsoft SideWinder X4,當初購入單純是因為路過看到英刻鍵盤就買了。其實我不大玩遊戲(偶爾玩玩三國無雙系列),因此並無鍵盤上的遊戲需求。倒是左邊一排六組 S 鍵,後來設定成各種 Windows 指令也已順手許久。在買 Filco 之前,除了價錢因素(定價 3,980)讓我考慮這麼久之外,也是在猶豫到底會不會突然沒有那些快捷鍵可以使用而需要適應期。後來覺得完全是瞎擔心了,機械式鍵盤的手感真的會令人感到非常滿足(當然也會讓你周遭的人感到不是我在自豪的令人惱怒地吵)。



02

剛才稍早傍晚的時候新買的 Moleskine 筆記本也是至少考慮一年以上。其實從知道這個筆記本品牌之後,就一直被那非常素面的基本款所吸引,但一時之間也在考慮要不要放棄只使用 MUJI 本子的堅持。直到後來在使用筆記本的過程,感到頁數多一點會較不頻繁地換本子。我對筆記本其實只有兩個要求,一是外觀要素,另則堅持橫線跳(無法接受空白或方格)。


每次去誠品書店,總會不時繞去看看架上琳瑯滿目的 Moleskine 商品,直到今天,喜愛 LEGO 和對黑色有絕對偏好的我,終於買下了這本最佳解!

25 February 2015

試著開始念念不忘

01

年後第一天上班,起個大早,早上六點半從新竹出門北上,途中雨很大,倒也沒遇到塞車,順利在八點前到了台北。這篇文寫在開春第一天上班日,卻也同時是陽曆年第一篇。春節在家租了《一代宗師》看,初次閱讀王家衛作品,也想起大學時期同學們的津津樂道。我文筆不好,網路上找到一篇,建議你看過電影後再閱讀,風味更佳。

引用:喬小夫,〈《一代宗師》一口氣,一世人

02

忙從來不是不閱讀的藉口和理由,卻是原因。無論如何,繼續撿回來,至少春節假期這幾天,書本確實地翻了幾頁。我寧可相信閱讀豐富的那些人,一定不是最有空閒的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