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April 2015

開著 R34 去基隆港(誤)

01

今天(星期一)因為客戶很趕的關係,不得不在來不及整批貨派車拉進倉儲,只好先和貨車司機前去基隆港把客戶趕的貨挑出來。基隆港欸,本來還以為導航是不是搞錯了,怎麼是走國道三號,這也才知道原來國道三號起點是這樣直接接往基隆港。不知道在船務文件上寫了幾次的基隆港,真的親自到了現場,還真是不免感到壯觀,一個又一個的貨櫃還真的是被吊來吊去,雖然心裡知道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子,心裡還是難免驚訝「還真的是這樣子啊」。無論如何,重要的是結果貨是及時送到客人手上了。

02

國中時跟著流行玩軌道車,不過沒多久就發現自己並不熱衷於讓車子跑起來,反而最後將軌道車當模型車玩。當時也曾經買過 Aston Martin DB9,但是礙於零用錢有限,最近才知道完全不上漆地組裝叫做「素組」。而後上了高中,因國中同學詢問是否有特定色號的漆可借,便把塵封好一陣子的工具箱整組送人了,當時膠水都放到乾掉了。待上了大學,一直想著改天找機會再把工具備齊,好好地按照組裝說明要求,確實地組好一台模型車,但這個想法就這麼一直耽擱到今年了。(時間軸備註:我是民國 97 年大學畢業)


今年年初,是范揚昱提起他有組兩輪模型的想法,可是看起來似乎要先找汽車練習。這倒也讓我踏進明明就開在我家隔壁、之前卻不曾走進去過的堂叔的玩具店。一、兩個月前(好像吧?)我們先各自挑了一台車,范挑了 Nissan R34 GT-R Z-Tune,我則是在猶豫許久過後決定捨 Toyota 86 選了 Subaru BRZ,最後的抉擇點我沒記錯好像是車頭燈的排列差異。直到上個星期,終於先翻開了 R34 的說明書,抄下漆號,於周末將顏料和堂叔買齊。在今天下班後,再到太原路一帶,把缺的工具,再補齊。

終於,這個「好好組一台汽車模型」的想法,從高中算起超過十年的懸念,在今天終於執行了。毫無意外地,兩個新手的第一個工作日,進度慘不忍睹不說,三個小時過去了我兩個煞車碟還沒塗好,范揚昱更非常有闖禍精神地,將其中一罐銀色顏料在桌上打翻。還好拿來墊桌子的傳單不大吸水,最後還是回收了不少。

03

另一個「終於」。今天趁著去中國信託補換存摺之際,也送出了中信無印良品御璽卡的申請書。黑色卡片根本阿緒。

23 April 2015

正確的縫紉機

01

去年十二月到現在時間也不算短,從那個時間點算起這是第四篇網誌,那是一個型式上的分水嶺,不過實際在心裡產生什麼確實的意義,是在那之後到今天之間整段時間的累積。新公司的籌備從討論開始,大概是去年八月左右,一直到十二月一日大家開始正式上班,從心裡想著、猜著「應該是這麼一回事吧」,直至所謂的踏實感逐漸地累積,終於有些適應看著統一發票章上自己的姓名。

在那陣「好像不太確定自己到底該做些什麼」的階段,我大概也只是想著「那就想著盡量去做一些所謂正確的事情就對了吧」這樣,然後邊提醒著自己「正確的事情要是因為被忽略了而沒去做也是異種錯誤呀」。說真的,「錯誤的事情」可以說很容易發生,卻又不太容易發生,因為「正確的事情」要是不夠精確很容易成為錯誤,而有些明顯的「錯誤」卻又是那麼明顯。如果對於自己生活的任何片段,努力去執行一些正確的事情,確實能夠減少不少錯誤的產生。至於修正的部分,盡量不要成為自以為是那樣的情況吧。

02

欸,怎麼會有人問代理商「你們有規範經銷商的販賣價格嗎?」這種問題啊?我想各行都有行規,不管成文還不成文的,不過如果把這種情況歸類到行規的範疇,到底是貶低「行規」這個範疇,還是把涉及行規的所有人當成白癡嘛。世界上有一種愚蠢,是你真的不知道除了愚蠢本身你還能怎麼形容它的那種。

說真的,如果哪天有機會把上述的真實人物全部取好替代的名字,還真是一個不錯的題材。只是擔心到時候劇情會太假,世界上怎麼可能有人這麼愚蠢啊!所謂的現實啊,確實是不斷地超乎預期地超乎預期。

03

我現在的工作,同時要尋找想賣縫紉機的人,和想買縫紉機的人。先別說這個了,你聽過 JUKI 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