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4 June 2015

端午後的兩個鍵盤

01

上個星期六端午節,是生平第一次立蛋,可能運氣好吧挑了一個好立的。稍微回想一下,似乎以往都是在中午過後看到新聞才會想到「對齁,今天是端午節,中午忘了來試試看。」端午作為大節之一,其實大多時是在即將來臨之際,家裡開始忙包粽子,倒是今年母親也沒有包粽子,反而是收到二阿姨從東港寄來的 80 顆冷凍快遞,那重量令人難忘。至於那粽子如何塞入扁平的抽屜式冷凍庫,又是另一回事。


時常會想起祖母生前的粽子,份量之大,務必是要拿碗公才能裝得下。印象祖父和父親等人總是會說「拿碗公其實也裝不太下」,總是徒手值接吃。如同母親所說,新竹的粽子根本就是包餡油飯,雖今年只有吃到南部粽,但是祖母的粽子仍是記憶深刻。

02

桌機的 Filco 青軸要命吵雜的喀拉喀拉魂具體實踐,習慣後在使用蘋果筆電的薄型鍵盤,總是會過度施力失去這本來應該是可以很省力使用的本意。當初購買筆電的考量除了滿足至少每個週末攜帶的需求之外,預期希望透過 Evernote 增加雜記(包含自己看的日記和網誌)的頻率也確實地落實,多少為此感到落實的成就感。有的時候,每天生活的過程,重要的事情之一,不就是去執行那些自己預期要執行的事情嘛。

03

買了好一陣子伊坂幸太郎《摩登時代》終於開始閱讀,有一種想起之前那個「對啊,他是這種把文字弄得很電影化的作家嘛」的熟悉感。不過書背上描述這本是接在其前作《魔王》時間設定後的世界,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書架上曾經閱讀過的那本裡面到底在想什麼,倒是還記得當初那本是拼拼湊湊地硬看完的。所以想不太起來,好像也不是太意外。以前有一段時間,是可以很清楚地記得讀過的幾本小說大概內容為何,說要是記性變差也不至於,倒是閱讀頻率地減少導致聯想的連帶內容變少我覺得比較可能是這樣。到底是不是,其實無所謂,反正就再繼續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