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1 November 2015

寫了再寫

要寫,首先要問的是寫什麼。很籠統地說,很早很早開始,是為了打發時間。高中的時候,不論是路上別人發給你的、或是隔天到學校就已經擺在桌上的,很容易取得補習班那種廉價影印的傳單,而且通常不是白色的。到現在還是想不透,我們的文化到底對於白紙到底有什麼偏見,以至於即便追求最低成本的傳單,寧可選擇那種淺紅或黃藍綠等非白色的紙張。課堂中不聽課,我不愛畫圖(其實曾經喜歡畫過,但後來怎麼不再喜歡畫又是另一個故事),所以總是寫著沒什麼意義的文字,把傳單背面寫滿。

那是一個莫名的成就感,莫名到其實也不太確定把那種感覺稱作成就感妥適與否。那種用(不論是否有意義的)文字把版面塞滿的追求,隨著網誌(或者你比較習慣稱為部落格)的出現,轉換到網際網路的介面。寫著寫著就這麼寫了幾年,變成心裡一直想著總要寫個什麼弄成一本書。是否出版是一回事,老實說到現在為止,就算是用印表機一張一張印出來也無所謂,有足夠的篇幅裝訂(釘書機也好或是影印店膠裝)成以本為單位,怎麼著一直想把這件事情完成變成很根深蒂固的想法。投稿過學校的文學獎、或入選或根本結構鬆散因為太慢開始寫隨便就丟出去廢話當然就沒有下文、或投書過報紙覺得稿費或多或少但有錢拿就是爽,但這些真的都是其次,最在意的還是,寫出一本書。

要寫,到底要問的是寫什麼。曾經有個機會我很接近可以寫個一本,然後根據學制只要審核完成就可以放到國家圖書館,換句話說我碩士班沒唸完。我想過很多主題,大部分是故事性質,(根據我的想像)是比較文學性質的那種,不過總是隨著不同的生活階段,不曾把擬定到一定程度的主題作為生活當中最優先處理的順序。因此為了自我安慰,還是最低限度地不時發個(發文頻率持續走低的)網誌文章以及寫日記,甚至為了寫的方便性,今年四月買了現在這台筆電。再一次的自我安慰,筆電的方便性讓不斷走低的寫的頻率終於見底反彈。

上個星期某天下班後,我們同事暨好友共三人暫稱寫作會的一個型式,草草地展開了第一次會議。晚餐後的兩個小時,既然決定要寫,還是不得不問的是,寫什麼。我也不好說接著是否會問出個什麼所以然,不過與其說這問題還真的問不膩,不如說就是想不膩地要寫。到底,

要寫,寫什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