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 March 2016

重要與否

01

去新竹出差很奇怪,因為是到家裡附近去工作。會說是奇怪,是因為其中有些新奇的成分,所謂新奇,或不夠熟悉、還不習慣。開著車在道路與巷弄間,抵達之前與離開之後,即使週末仍在此渡過,但因抵達的目的不同而那同樣的街景也有著不同的感受。

其實感受的不同不是來自街景,是自己。

02

曾經習於很少的睡眠時間,現在可以明顯感受到體力的限制。

關於時間的掌握,我想不少人在成長過程,家人師長的耳提面命不曾少過。我不討厭反覆地去計劃(或程度上不同又可稱為規劃)自己生活中時間的安排,但大部分的時候是想做的事情(有些意義上其實不足以稱為事情)因時間的限制必須想著,該捨棄哪些。看著書店(百貨?)、文具店架上各種手帳、記事本格式的琳琅滿目,總會想起父親在我國小時,教我如何按小時劃出一週的時間表。「就算是玩樂也是可以規劃的,不要浪費時間。」之類,大概也養成自己會在心裡想著「我現在打算發呆半個小時,要注意一下時間」這樣的習慣。

往往想起父親在自己小時候,會不厭其煩地教導、提醒一些「真的有需要在這個年齡就講這些事情嗎」的那些事情,事到如今,確實是記得不少。大部分的畫面是國小前半段,有一次只是隨口問問為什麼鋼琴有黑白鍵之分,然後父親就在隨手拿起的紙上,講起了升降記號等樂理,可惜音樂造詣不好,現在的生活當中也沒機會用到。又或者,拿起紙畫個表格,說是把身上的零用錢總額記下來,一欄是增加的,一欄是減少的,前面要加上日期,直到小四脫離在印尼使用英文上學的環境才理解原來金錢的增加啊減少的其實可以直接使用「收入」和「支出」。又在第一次看到存摺之際,想起「欸?這不是父親當年要我自己畫的東西嗎?」

好吧,我也不確定我到底是想講時間表還是存摺的格式,不過至少沒有要導向「時間只會減少喔不會增加」這種狗屁廢話的結論。沒有結論都比這種廢話結尾都還好,所以沒有所以。有的時候真的會很驚訝於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可以因為(大部分是內容農場,不過內容農場的出現大概跟電視收視率和內容品質之間的連動性我想意思是差不多的)讀到、更甚者是試著製造一堆「是在驚訝什麼?不是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嗎」的內容而感到受到啟發且樂此不疲。

不要告訴我你真的從來沒想過,時間不斷地走動,意味著所有的生命都是朝著結束那邊邁進。這樣的用字遣詞或許矯情,但有時候想想,無妨,或應該多點時候想想。至少要試著不斷地依據這樣的思考,進而反省判別所謂的任何人事物之於自己的重要與否。

03

總覺得自己收集了不少素材,足以去著手、建構一直以來,很想去完成的長篇小說。以前有時間著手、建構的時候,總是覺得素材短缺,現在倒是時間短缺而遲遲未能驗證這些素材是否確實足夠。好像能寫些什麼,但只有真的寫出些什麼,才會真的覺得「哎呀,確實自己是能寫的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