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February 13, 2018

尾牙

公司今天吃了第四次尾牙,還記得第一次尾牙時,公司還開不到三個月,現在已經滿三年了。這麼回頭看,過去三年有大家的努力,那種紮實的累積,彷彿過去的三年終於在心裡確認著,終於有了一個完整的開始。

January 30, 2018

紙盒裝草莓牛奶

01

新年的第一個月也月底了,各種時間飛逝的形容方式,不斷地在生活中的對話提及,例如,十二月初去吃大學同學的喜酒,和席間鄰座的楊同學回憶起,還真是自畢業之後九年餘再次見面。

反正時間就是會這樣一直過去,除了不時拿出來嘴一下,要怎麼把握時間幹嘛的,那是你家的事,我就不過問了。

02

上個月終於買了 AirPods,當初發表的時候看了價錢本來沒考慮,但因為工作的工系,語音通話時常超過半小時,每次再那邊插拔耳機滿膩的。現在用得滿習慣的,反正沒事就把耳機放在口袋,有需要聽音樂或是接電話時隨時拿起來,真的還滿方便的。再怎麼說,跟有線耳機隨時放在口袋又拿出來比起來,好像真的沒什麼好比的。

不過用到現在,還是覺得那一段白色條狀極度醜。時間早晚,會變短吧,那時候再說。現在看到智慧型手機螢幕在拼大的時候,不時會想起以前手機在拼體積小的年代,例如 Motorola v8088

好懷念折疊式手機,接電話就是要翻蓋啊,馬的智慧型手機什麼時候才要出折疊然後外面有個小螢幕啦。

03

最近看到知名人士紛紛對於社群媒體的負面影響提出看法,甚至是 Mark Zuckerberg 說日後 Facebook 將親友動態消息優先曝光於商業訊息,雖然有很多值得細細討論之處,但我的第一個想法,也真是他馬的偽善。就先藉此致富再來講幹話,不過這年頭你說資訊科技真的突顯了什麼真理,絕對可以記上一筆的,有錢人的幹話才會大聲。

所謂商品的高黏著度,不都是使用者沈迷換來的嗎?所謂的過度沈迷,實在很難定義。大眾能夠同時觀賞相同內容的同時,也同時形成愈多的小眾。大眾/小眾、主流/非主流,所謂的後現代的體現很重要的是模糊了幹話/非幹話的界線。

04

以前唸書的時候(係指民國九零年代),絕對「後現代」這個詞很潮,從字面上的定義出發,很容易誤解成是在「現代之後」,或是「相對於現代」,但其實「反現代」正是「現代」的核心價值。如果我們把「文青精神」看成類後現代,大概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標榜自己很文青根本一點都不文青」,且同時類比「標榜自身的藝術性其實一點都不藝術」。

正巧這個時代有個產物叫做 hashtag(中譯「主題標籤」)。主要功能在於社群媒體上相同主題發文的橫向連結,有助於不同發文者針對同樣主題的發文在同個列表上出現,但因其瀏覽器提供連結自動套色的特性,索性許多人拿來劃重點。誤用成了普遍之後,也就這樣變成另外一種功用。

我有點懷念民國九零年代那時候台北街頭美式龐克和日系視覺系形成強烈對比的年代,那種標示的明確性,你可以很強烈感受到「我覺得這樣才屌!」,為此你真的要花錢買髮膠、鉚釘外套,又或者修眉化妝以至於全身的穿搭,主觀上的美醜先放一邊,但是旁人很清楚一眼就能分辨你在幹嘛。在現代化浪潮中,你奮不顧身地要宣示,自己選了哪邊站。

那時的龐克不一定聽龐克樂,但不管手上有沒有掛滿手環,他可以說出世界和平這樣。卻不知怎麼地,現在「文青」這詞,卻是硬生生地形容詞變名詞,什麼時候文青中的「文藝」或是「文學氣息」,泛稱變通稱?正圓形小框眼鏡變成一種符號?如果福爾摩斯的煙斗或是扁帽大衣剪影,作為推理文學的象徵,倒還能視為尊崇,但舉例「小清新=文青」這樣連結的時候,你叫湊佳苗的書迷情何以堪?

總不能隨身攜帶針筒紙盒裝草莓牛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