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April 18, 2018

新手如何挑選適合厚布的縫紉機?

一、前言外加廢話的部分


在網路上時常會看到類似標題這樣的問題,跟各種商品挑選的問題一樣,其實最重要的是「預算」和「需求」。「厚布」作為挑選縫紉機的需求,範圍不夠明確,以下列舉兩種比喻:

問:我是新手第一次要買車,平常有載東西的需求,請問該怎麼挑選汽車?
問:我是學生,除了寫報告之外,有打電動的需求,請問該怎麼挑選筆電?

前一個問題比較單純一點,「要載什麼」很重要。但是後者就很內個了,「打電動」的範圍太廣,最後會變成預算很重要。因為你玩的遊戲是什麼?玩的頻率如何?然後對什麼比較有要求?每次看到筆電都會覺得,打電動如果不選桌機,就已經是很大的閹割了,還要別人怎麼推薦?大多時候我覺得「推薦」除了是往「適合」的方向思考,同時還包括「適度的預算」如何盡量滿足「個人的需求」。不然如果真要(相對)不考慮預算,是完全另外一種推薦的方向,例如:

問:我想要一台很舒適的車,請問大家推薦什麼?
答:勞斯萊斯,四輪獨立懸吊,多棒!



二、新手先大概了解縫紉機最基本的分類


家庭用縫紉機,又稱手提式、桌上型縫紉機,三個基本的分類:

(1) 機械型縫紉機 - 價格最便宜,以台灣常見的品牌,價格區間約介於 4,000~15,000 這個區間。所謂機械型,就是控制針可以車縫出(連續的)花樣的結構,是實體的齒輪去控制的,相對電腦型由電子板控制。這種縫紉機除了相對便宜之外,排除商品設計過分簡陋以求異常便宜的機種,其實在結構強度上並不會輸給其他種類的縫紉機。因此建議若預算允許,縫紉機再便宜也至少往 7,000 以上的款式去比較。

(2) 電腦型縫紉機 - 電腦型最主要在於因為透過電子板控制車縫花樣,因此可以內建幾十種到上百種的圖案花樣,甚至文字。各家品牌也會在這類型的縫紉機,去增加各種附加功能,以達到產品差異,最常見的就是自動切線功能、按鈕控制上/下針、電子控制的回針功能等。要注意的是,家庭用縫紉機產品差異最大的,其實就在於這個類型的縫紉機,通常價格愈高內建的圖案花樣就會愈多,更重要的是,通常縫紉機內的結構也愈精密,貼心小功能也愈多。若預算許可的話,不妨可以進一步了解。反之,時常看到許多網友會用一概而論的口吻說「縫紉機不用買超過多少錢的啦,那些花樣都用不到」,其實就有點像是「汽車不用買超過多少錢的啦,能開就好。」,運算許可的話,貴的東西其實也是有值得的地方。

(3) 仿工業型縫紉機 - 通常又稱桌上型直線機,因為還工業用平車擁有相同的機械結構。最主要的特色在於,因沒有上述兩種類型有內建花樣,因此針桿的位置不需要左右移動、因此是固定針位,相對堅固。也因此,上述兩種類型縫紉機配置馬達轉速 600~1000 spm(針/分鐘),這類型的縫紉機馬達轉速為 1500 左右。價位約落在 30,000~40,000 一帶。


工業用縫紉機平車,或直線車。

工業用縫紉機主要是為了工廠大量生產所設計,因此機身設計是固定於專用桌板使用,縫紉機身重量大約在 40 公斤左右,相對家庭用縫紉機大約在 10 公斤左右。馬達轉速為 4000 spm 左右,最大的特色在於機身可以承受長時間運轉,缺點是非常不容易搬運,因此若需要保養、維修,需要請維修人員到府。零售價為約落在 30,000 左右。

工業用一般平車在車縫效能上,最主要的差異在與馬達高轉速的力道,但如果對於車縫速度沒有特別的需求話,就必須特別考慮不方便搬運會不會造成困擾。除了和仿工業用縫紉機在機械結構上是相同的,壓腳抬升後能夠置入布料的高度(厚度)空間也落差不大。若是有更厚織物、布料需求的,工業用縫紉機另有厚物專用的機型,一般俗稱 DY 車,機械結構上就更適合厚物的車縫(需要用到這種機型真的就很 hardcore 惹)。



三、厚布多厚?


布多厚是一回事,你要車縫的時候會疊幾層又是另一回事。還有布料織紋的密度,或比較直覺的說法,布的硬度如何?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帶著你想要車縫的東西直接去試縫紉機最快。



小結:所以到底要怎麼挑?


先說品牌的部分,建議挑選以下較知名的日系品牌,包括 JUKI、Brother 和 Janome,如果你問我,我當然跟你說 JUKI。

建議如果是新手,就先從機械型縫紉機入手,因為其他類型縫紉機的優點,你暫時不會有太多感覺。大概可以用新手駕駛剛考到駕照的狀態來比喻。當然如果是預算關係,不要擔心無法車縫,但是如果你不想要深入研究的話,建議不要買不常見的品牌,那樣有可能會不堪用。反之,常見品牌的最入門機型,如果真的還會不符合你的需求,你的需求就有點極端了。


寫了這麼多,其實只是為了最後這句話,歡迎來我們公司的網站逛逛,有什麼問題也歡迎提出,謝謝大家。

April 15, 2018

JUKI 在台灣沒有代理商?

為了避免混淆,文章一開始就要先澄清標題的問句:JUKI 在台灣是有正式代理商的,包括台灣東洋紡股份有限公司為 JUKI 工業用縫紉機代理商,以及佳織縫紉有限公司為 JUKI 家庭用縫紉機代理商。

這篇文章的內容,主要是針對某業者近日一些針對 JUKI 似是而非的發言,以我自己個人的立場,就我所理解的部分作些說明,讓對於關注這個主題的朋友們,有另外一些資訊作為參考。



一、前情提要


在台灣,縫紉機相關產業大部分的人,都是彼此熟識的夥伴、朋友,畢竟台灣真的不大。作為這個產業的後進晚輩,真的遇到很多前輩的幫忙和教導。用比較通俗的話來說,這個產業也有所謂的「小圈圈」,若有什麼事情發生,多少也會是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

為什麼這次某業者要在(雖然不時來一陣雷陣雨但還算是)美好的週末,突然發文在那邊說「JUKI 在台灣沒有代理商捏~」之類的?我個人推測,大概是某業者前陣子在某網路賣場,張貼了 JUKI 工業用縫紉機商品照片,但是商品照片內容疑似是山寨機而引起大家討論。商品當然已下架,至於有沒有截圖備份這是另一個話題。

在這個事件發生之後,應該是有別人(或別的業者)開始指稱某業者販賣的是「拼裝機」,因此某業者開始不斷地在跳針「工業用縫紉機的車頭本來就是可以搭配不同廠商的馬達」這種常識,卻始終沒有說明過那個連 JUKI LOGO 都印歪的車頭是怎麼回事。同時,這個某業者針鋒相對的另外一個業者,因為對方的貨源是來自台灣代理商台灣東洋訪股份有限公司,因此對比某業者自己是水貨商,於是開始不段跳針「其實大家都拼裝的啊、大家都是水貨啊」這種混淆視聽的發言。而在今日稍早,更將瞎扯的高度提昇至「其實台灣沒有代理商」試圖散播「所以大家都是水貨啊~」這樣的程度。

賣水貨並不可恥,瞎掰說謊才可恥啊。大家可以參考我之前寫的〈關於縫紉機水貨的問題〉



二、JUKI 原廠、代理商、經銷商


JUKI 原廠

JUKI 是日本的一家知名縫紉機製造商,詳細資訊可自行前往他們的網站或維基百科,都會有不少資料的介紹。因為業務需求,在各個國家都有設立分公司或辦事處,以台灣為例,就是後者。在台灣,JUKI 登記的正式名稱為「新加坡商重機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註:「重機」就是 JUKI 的漢字)。如果你要問「為什麼日本公司卻是新加坡商?」沒有為什麼,他們組織架構的設計就是如此,JUKI 台北辦事處,隸屬於 JUKI 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JUKI SINGAPORE Pte Ltd)。如果你真的對於組織架構很有興趣,上網查公開資訊應該可以看到他們的投資、持股比例分配,這邊就不贅述。如果你要問「為什麼不是分公司?只是辦事處?」,「公司」和「辦事處」的定義網路上也很好查,但如果要簡單的回答這個問題,其實答案就是「因為台灣有代理商啊。」

代理商

代理商的定義就是,負責特定製造商產品、銷售與服務等一切事務的貿易商。

JUKI 在台灣的代理商文章一開頭就有提,這邊不重複。簡單來說,代理商就是要代理原廠在該市場的一切事務,這裡指的一切事務通常指的是和銷售有關的部分。代理商的角色確切地說,就是原廠和市場之間的橋樑,但在實際運作層面,代理商就是代表原廠,因此需要接受原廠的相關規範等。以汽車業來說,通常汽車原廠會要求展示間要符合 CI 的規範,如果代理商另外還有配合的經銷商,代理商也有義務去執行規範,以達到商品形象的標準化。

經銷商

通常有銷售行為,及可稱之。只要是透過符合原廠或代理商規範的管道所取得的商品,並且有銷售行為,就可視為經銷商。但如果貨源並非符合規範,例如在台灣銷售不是台灣代理商所提供的商品,即可視為水貨,在汽車界因水貨不太好聽,所以也俗稱為「貿易商」。水貨不犯法,只是相對便宜的售價,是來自於你跳過執行原廠規範的營業成本,白話文就是,你的貨從哪裡來,售後服務就是哪邊要負責的。



三、看圖說故事



其實台灣有代理商,代理商就是貿易商,這個某業者很愛在那邊瞎掰「喔 被你說的我也搞不清楚了」,所以你搞不清楚不要亂說不就沒事?「壞了怎麼辦?」當然是找你購買的經銷商處理啊,而且從來就沒有人規定不是賣你東西的人就不能幫你修吧?「銷售地點 也沒台灣」嗯,因為 JUKI 在台灣的營業業務隸屬於 JUKI 新加坡,然後你開著 JUKI 中國網站的列表當然找不到。「大家一人一信 問問公司 為什麼不注重台灣」關於市場規模,這是另一個問題了,但是「不注重」這三個字要怎麼解讀也沒那麼絕對。不過這是另一個話題,在這邊略。




這是某網友的回覆:給大家看一下什麼叫做瞎起哄。不要你喜歡的某業者賣水貨,你就在那邊全部的人都水貨。




這是另外一位網友的回覆,我們假定這位網友說的貿易商是工業用縫紉機的代理商,或是盤商,總而言之就不是一般零售的車行。「貿易商不負責維修」其實這句話說對了一半,但是那個在於範圍界定上的問題。確切來說,如果這間貿易商的主要業務,主要客戶是經營成衣廠,也就是說所謂的 B2B 模式,當然他們公司的配置就不會有幫零售客人維修的技術人員。

以結果論來說,你要生氣的不是貿易商不負責維修,而是你朋友沒有要幫你介紹配合的車行。他如果真的賣給你,他們公司也不一定會有人幫你裝機以及做售後服務。某業者接著在下面「不要突破盲腸」,沒什麼好突破的,事實本來就是如此。




某位網友回覆這是商業機密,其實真的沒什麼機密,只是有沒有要花時間了解而已。你不知道的事情不代表機密。至於某業者很開心的說自己打開潘朵拉盒子,也是滿好笑的,大家看看就好。




某網友說沒看到台灣,然後附了圖,我幫大家把台灣兩個字圈起來。至於某業者說要去抗議,為什麼台灣只有辦事處,我其實比較想問某業者,你要抗議什麼?




這位某網友很喜歡在某業者的貼文下面說自己因為在永XX上過班,所以懂一些,這樣。其實你又沒有做壞事,就把「永輝興」三個字寫出來,沒有問題的。永輝興電機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有代工 JUKI 縫紉機的馬達和控制箱,但是在這邊上過班其實跟某業者在那邊瞎扯的東西真的沒什麼關聯。




這位某網友說得其實沒有錯,只是我有點好奇頂起一片天是要頂什麼。只是某業者在這邊的留言就很好笑了,「要是車行不見可以找原廠 但是只有辦事處 我們要找誰」,重點就是你沒搞清楚,JUKI 台北辦事處就是原廠,前提是你一直要找原廠到底要幹嘛啦?因為車行就沒有不見啊。一直問這種假設性的問題沒什麼意思啊。




辦事處不是代理商,辦事處就是 JUKI 原廠在台灣的辦事處XD



四、小結


簡單做個結論,其實事情始末就是某業者根據自己的認知,東湊西湊想要講點什麼分享給大家,但實際上都是錯的離譜的資訊。在台灣,大部分的縫紉機銷售業者都非常兢兢業業,這位某業者信口開河的言論不少人一直看在眼裡,只是這次直接針對特定品牌,這樣真的就有些太超過了。一個產品從製造到販售,就是不同的角色在不同的地方各司其職,才能順利將產品銷售並且提供消費者售後服務,不論這個消費者是工廠,還是個人。

或許現實中會有許多困難導致各種的無法盡善盡美,但是某業者的行為時常是誇大渲染對自己有利的片面資訊,然後對該產業提出似是而非的敘述。說真的不至於造成同業立即的實質損失,但是用這樣的方式來經營自己的形象,真的不是什麼好方法,也對於同樣身在這個產業中安分守己的人相當不公平。某業者也時常說,他只是張貼在自己的社團,只要有人勸導他或如何,就主張這樣是侵犯秘密罪之類的。一個將近八千人的社團就算是封閉的,是不是私人空間,其實沒什麼好爭論的。更何況,不對的事情不管是公開還是私下,都是不對的,於情於理。

最後再次重申,本文僅代表個人立場,只是希望讓對於縫紉機有興趣的朋友,能夠有多一點了解這個行業的部分資訊,當然這也只是很片面的。若有任何敘述不妥之處,也懇請大家不吝指正,謝謝大家。

April 2, 2018

頭腦好的人是不是或多或少會比較方便?

01

兩年前買的村上春樹散文集《身為職業小說家》一直只看了半本,直到最近買了《刺殺騎士團長》,才趕進度快點讀完。上一次篇幅相當的《1Q84》可是從出版前開始關注,然後一買下就猛嗑,現在的時間、跟體力都做不到那種程度了。

我時常想著一件事情,就是每當回想自己看過的日劇、小說還有電影的時候,除了其中少數是印象比較完整的,大部分都是很模糊的。就拿村上春樹的作品來說,就自己藏書的比例,或是閱讀完的感受,應該都可以稱得上是書迷,但也不到狂熱的程度就是。但是真的要講說「欸,村上的那一本是在說什麼什麼啊......」的時候,其實有具體一點印象的真的沒幾部。我記得《1Q84》看完的時候超喜歡,不過只記得主角還有女主角青木這樣的角色,然後小矮人幹嘛的,就說不出個所以然了。不過喜好的程度或閱讀過程的感觸,卻可以記得很清楚。例如,《海邊的卡夫卡》應該是讀起來比較沒那麼苦澀,不過還是很沈重;《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讀起來非常沉悶,然後讀完之後是很喜歡的沈悶;然後就不一一列舉了。每次說到這,總是會提到,如果你是剛接觸村上作品的書迷,建議一定要先去讀《遇見100%的女孩》和《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這兩本根據自己的經驗,可以作為確認自己要不要成為村上迷的檢查點。原因沒什麼,只是我自己這樣覺得。

話說回來,說回大部分讀過的東西印象會比較模糊,尤其是只讀過一遍的。當我想到這件事情時,總是會接著想,也許我就是頭腦不太好吧?然後,我就會想著那些頭腦很好的人,大多的小說(或是電影、日劇)只要看過一次,都可以記得大部分的內容,好像是很方便的一件事情。不曉得那些頭腦好的人,會不會因為這樣的方便,而覺得生活中許多事情也跟著方便起來呢?

02

剛剛本來想寫另外一件事情,上面那段村上的事情只是想順便提一下,結果篇幅超過預期。現在時間將近凌晨四點,所以本來想寫的另外一件事情只好改天了,畢竟剛剛在想的時候,篇幅好像需要再花上至少半個小時。

03

2018 過完第一季了,或是簡單說,四月了。

大學畢業今年滿 10 年了,也想到自己上次去印尼正是大學畢業的暑假(要升碩一的暑假。雖然特別說明有點多餘,但是不說明又覺得大學畢業後接著暑假好像不是這麼理所當然的事情)。當然,大學畢業即將屆滿 10 年,是對於一個時間整數單位的感嘆,去印尼的回憶又是另外一件事情,只是恰巧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時間點。

「啊,這個事情和那個事情,都已經是 10 年前了啊?」

10 年前的自己,對於 10 年前的印象應當是模糊而沒什麼懷念的;對於 10 年後充滿著無限的期待和實際的、不切實際的幻想。當然那個時候,我並沒有打算要賣縫紉機,也知道自己雖然很喜歡音樂,但是應該沒辦法靠音樂過生活。看著現在的工作與每一天的生活,對於自己已經沒有練樂器、然後不時去 LIVE HOUSE 表演,到現在還是覺得有些「應該以後也都做不到了」,但還是想著「說不定哪天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又有機會做到」這樣。而這樣的感覺,上台表演只是其中一件,還有很多事情,雖然當下看似沒什麼機會,但是盡力在瑣碎的時間一點一點地去執行(又或者只是幻想)。

我不知道這樣是好或不好,我也不知道那些事情我到底做不做得到,但是時間就是這樣,你要在這當中想辦法。有些變成激勵自己的部分,有些變成或大或小的無奈,不過不管怎麼說,自己現在的年紀,我至少還有好幾個 10 年,這個倒是很肯定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