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July 16, 2020

用質化的方式工作與過著生活

覺得好像太久沒寫了,就來硬寫一下。

其實平常的工作和生活當中,滿多東西可以寫的,倒是自我揭露的種種顧慮,畢竟那值得記上一筆通常都是什麼互動的。

昨天(星期二)晚餐,因為工作的關係,連同自己三位高中同學一起吃晚上八點半的晚餐。工作上的交集是巧合是機遇,其中一位在校時其實也是幾面之緣,連交談應該都不曾,那天終於想起來那個面熟的原因為何。

我以前沒這樣想過,其實我是善於用質化的方式在工作與過生活。可能就覺得量化那樣的指標所忽略的部分是我覺得滿重要的吧?

June 19, 2020

我爸媽上次參加我的畢業典禮,是我國小畢業。



今天看到叔叔嬸嬸去參加堂妹的畢業典禮,因為記得堂妹相差我 11 歲、小我 12 屆(堂妹生日是九月,就是那種高三一開學就滿十八歲可以去考駕照;我是八月底,一直要到大學開學前才滿十八),所以對於今年的畢業季特別有感。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年紀小我一輪的也大學畢業了啊。

不過我更想分享的是,我突然想起,我爸媽最後參加我的畢業典禮是民國 87 年十,我的小學畢業典禮。🤣


因為啊,我國中畢業典禮,什麼獎都沒有。當時第一屆基測早早放榜,學校開放已經有錄取高中的同學可以申請停課在家,偏偏我們班導不簽,說什麼破壞班上團結。然後我就蹺課去打籃球,班導知道後也不准,我還是不理會,再下次他問我如果再被他知道要怎麼處罰,我就說給你記大過啊。

雖然當時我不懂比例原則這個概念,但心想大過送到訓導處那邊,也應該不會真的被記下去吧,我又不是去做什麼壞事,萬一被記,反正我連警告都沒被記,也無所謂。結果就是真的班導把大過送出去,訓育組長把我叫過去了解一下,知道我已經錄取竹中,說大過他不會記,只要不要抽菸,要去打球沒有問題。

然後班導就什麼畢業獎都不給我了,當時一班將近 40 人,不能上去領獎的一班大概 5個左右。印象沒錯的話我問我媽畢業典禮要來嗎,他說他有聽說這件事情,他覺得我沒有獎可以拿他不想來。我那時候覺得有一點點難過,心裡有稍微閃過自己到底做錯什麼?團體精神就是要陪同學讀書這到底三小?不過算了反正畢業典禮一天就過了啊沒差。


高中的情況就簡單很多,就因為我高中三年被當太多,畢業典禮當天我還沒有畢業資格,所以爸媽應該也是氣炸。


至於大學嘛,就我考上原科系的碩班,沒有要離開,所以也跟爸媽說不用特別來。最後,我在碩二(98學年度)下學期的五月,因為某些事情覺得不想唸了,然後就離開校園了,當然也就沒有畢業典禮這件事。

啊對,我沒有唸大班,那年因父親到印尼創業舉家搬到雅加達,唸小學前我在家玩了一年。也就是說現在想起來,我的畢業典禮,我爸媽就只參加過一次。

January 4, 2020

食指拇指重複兩次

跨完年後的兩個工作天,迎來的是今年的第一個週末。電腦各種檔案習慣在檔名前或後加上八位數的年月日,一月初的這幾天總是不知不覺地反射性還是會先按出「2019」,有別於 2018 改到 2019 手勢只是把最後一個擊鍵往右移一格,今年更動的幅度較大因此很容易第一時間察覺。右手在鍵盤右側的數字鍵盤,習慣以食指「2」、拇指「0」、食指「1」、中指「9」這樣的手勢,現在則是將「20」重複兩次。這麼回想起來,確實去年的這個時候有不少時候都是在檔案自動排序的序列當中沒發現剛存檔的檔案應該在「最新」的位置,才會察覺到誤植。

嗯,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就是這兩天在用電腦的時候不時會發生的事情。

從十二月中公司參展的活動(2019 友好拼布手作節)結束後,因活動三天不少的感觸仍占據思緒不少部分,這個部分或許改天再說,但怎麼著好像有點才剛回過神,就這麼迎來了年底。年底的氛圍是一回事,不過對於公司的例行事務而言,年底也如同每個月底一般,而今年較為特別的是緊接在迎接新年之後,月中的總統大選和(有別於落在國曆二月)這個月底的農曆新年。

工作如同往常不斷和同事討論著業務與行銷的方向與細節,而在十二月底不免俗地除了細節之外,也是制定新年度目標的時候。今天也請高雄的同事前來一同與會,也終於把過去兩個星期不斷討論與思考的東西,整理在一張 A4 紙上條列出來,在會議中大家一起討論如何執行等細節。

另外,在下班後,約了茫森一起來和廖哲男晚餐後繼續回公司開會。廖是幾個月前提議參與公司部分工作內容,前幾次碰面因許久不見除了工作的話題,亦有許多高中回憶等各種敘舊,直到後來討論內容較聚焦在公事後,幾次的星期五晚上八點也成為一個慣例的約定時間。關於公司營運什麼的,包括但不限於業務、行銷、財務等,確切討論的內容先放一邊,只是大家也真的都年過三十了,晚上十點多(而已)的時間,大家的眼睛也都因為疲累腫得跟什麼一樣,有沒有那麼睏啊到底。

January 3, 2020

跨年和元旦

前一個跨年,那時候兒子才將滿兩個月,還在離開月子中心的手忙腳亂,連想都沒有想說跨年要幹嘛。這次的跨年,下班後晚餐特別繞去師大夜市外帶漢堡王,太太還說晚上十一點要去買鹽酥雞回來看電視倒數。結果是,十點多哄睡兒子然後我們也就跟兒子一起睡著了。

元旦的晚餐想到買了兩年的大倉久和自助餐餐券拿出來用吧,畢竟兒子現在帶出去吃飯算坐得住了,沒想到就這樣上演最不受控的一餐(當然之後更暴衝的情況就暫且留給之後)。學會走路一個月左右的兒子,現在正走得起勁,完全不想待在位子上吃東西,只得帶到餐廳外飯店的走廊陪他玩。還好元旦來吃 buffet 的人還滿少。

整個晚餐就在把兒子放回椅子上,過沒多久他失去耐性就帶他去走一走,再回到餐桌這樣不斷地重複,直到晚上八點半左右,他走到累了想睡覺開始安撫不下來地暴哭。目前的階段是想睡覺就會暴哭,在家也是、在外面也是,唯一的例外就是車上,在車上專屬他的安全座椅,是唯一他可以自己默默睡著的地方。

元旦隔天新年的第一個上班日,換了桌上的桌曆,不是在開玩笑,2020 是真的這樣地到了啊。